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昊凯】君问归期

【预告】
        将军X皇帝的故事,一个无名小卒拼命努力,站在可以企及的最高处,助君为王,踏平天下,盛世回首。皇子变太子又年少登基,与一众贤臣治理家国天下,与一人独登高楼。至于结局,或喜或悲,不见生死,不遇盛世。
【楔子】
        刘昊然始终记得他第一次在宫里见到王俊凯的模样。小小瘦瘦的身躯,裹在一件天蓝色的衣衫里,还披着雪白的大氅,不大的年纪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嘴微微抿着,皱着眉头,和站在一边的皇帝倒是有七八分相似,但是怎么看都没什么威严,只想让人上手捏一捏鼓鼓的脸颊。
        刘昊然看了几眼就低眸垂头盯着地面,刚刚飘的落雪薄薄一层积在地面上,踩上去有嘎吱的声响。他忽的想起上个月为救太子殒命的父亲,那天也是这样一个飘雪的天,父亲被捞上来的时候躺在湖边,没一会功夫身上就盖了一层雪,也没人注意到,全都上赶着保护太子给太子救命去了。虽然后来吊着一口气的太子还是没能留得住,不过皇帝还是下令厚葬了父亲,给家里提了各项吃穿用度,还把自己接进宫里和皇子一块念书习武。这就是刘昊然今天站在这里面见皇帝和他仅剩的皇子的缘由,也是他成为伴读的第一天。
        王俊凯第一次甩开身后的侍卫宫女跑到整个皇宫里最高处俯瞰皇城的时候,身边跟着的是一个叫刘昊然的伴读。那时候两个人都还小,一位还不是后来年少登基平四方安天下的年轻帝王,另一位也还没有成为守边疆固国土与皇帝亲密无间的大将军,两个半大的孩子撒野一般在皇宫里玩闹,是彼此记忆里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八年之后,王俊凯一个人孤身坐在整个大殿中最高的位置上,底下的群臣个个低头却表情各异,他在偌大的皇宫里躲着明枪防着暗箭,整天琢磨怎么收服这帮倚老卖老给他使绊子作对的前朝老臣,而刘昊然却远在边疆,蒙着满脸风沙和血气与外邦抢夺城池,攻占要地,难得停战的时候洗净双手,握着笔认真地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小皇帝写家书。是的,家书,不是战报。这是从刘昊然参军在外奔走时起两个人的约定,也是身边人都知道的心照不宣的小秘密。
        后来,他们打了胜仗凯旋,全城百姓自发夹道欢迎,刘昊然立了功升了军阶,骑在高头大马上进城见驾,沿路收了无数皇城女子明目张胆的小心思,但他的目光远远只注视着城墙上中间的那一人,明目煌煌。
        再后来,刘昊然领兵又打过几次仗,还回宫救过驾,短短几年做了大将军,却开始守着皇城不轻易出兵了。有人开始谣传大将军心怀不轨啦,恃宠而骄啦,手里兵权太大迟早要逼宫篡位啦,这些都被刘昊然当笑话说给小皇帝听,然后已经长大的小皇帝侧目问他,这些事你真的没有想过吗?大将军义正言辞,臣忠心不二,日月可鉴,要不今晚我给你守着寝宫你看会不会有事?小皇帝,不对,年轻的皇帝哼的转身隐藏自己的表情,闷闷一声,准奏。当皇帝这么多年,王俊凯这不显山不露水的功夫是越来越厉害了,严肃的时候能唬住很多人,某位得意的大将军除外。
        外面甚至还有人传皇帝与大将军心生嫌隙,面和心不和,王俊凯把这些明里暗里告大将军状的折子扔在一边,端起手边刘昊然刚沏好的茶喝了一口,冲着站在窗边当雕像的大将军说,朕觉得宫里太闷了,想微服私访。惊飞窗外一群麻雀。
        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这位皇帝和将军的结局,只模糊几句病逝和不知所踪带过,各路野史里的记载也是各有说法。只自这朝之后太平天下,不见战乱,若有人从这盛世里回首,大约能捧得满手雨后茶香和一室湖光山色。
-TBC-
小沐
2017/6/8

评论(4)
热度(33)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