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昊凯】渡鸦之哀(末世题材)

       “小凯,我在往负一楼去,你自己小心。”

       对讲机里传出的语音带着些滋滋声,但还能听到一点呼吸的声音。王俊凯应答的时候下意识点头,眼睛警惕地注意着四周,右手摸上了腿边的刀柄时刻准备。

       “我知道,你也小心。有情况就撤。”将对讲机收好,王俊凯想了想还是猫着腰蹲去了墙角,躲在一盆早已干枯看不出原来样子的盆栽后面。

       他们停在这里是想搜寻补给的,距离和自己的队伍集合还有不到四天的时间,他们却因为之前导航失灵绕了弯路,又遭遇一批变异体耽误了时间,剩下的路程即使有车也很吃紧,要不是资源实在短缺他们定不会停下脚步。

       王俊凯边观察边思考接下来的路有没有捷径可走,前方不远处的街角突然出现异动。他矮下身,眼睛死死盯着那处,右手轻轻抽出了匕首握在手中。他习惯性摸上自己的左耳,没有触到硬物才反应过来耳机已经在上次的战斗中丢失了,通讯仪也被损坏,现在他和刘昊然的联系只能靠着对讲机。

       也不知道下面情况怎么样。王俊凯一边想着一边盯着街角缓缓出现的人影,判断可能的攻击方式和躲避路线。

       不知道是因为太饥饿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这个变异体动作很迟缓,反应也不快,走到商场面前的功夫已经撞到了好几辆停在路边的废车,却依旧我行我素目光呆滞地向前走。只是本能让他有些畏光,他循着商场面前的阴影走了过来,离得越来越近。

       王俊凯探出些身子看了看左右四周,没有发现其他变异体的踪迹,在放任其离去和杀了他之间选择了后者。扑通一声闷响,这个变异体猛地往后一仰倒在地上没了动静,额间的匕首刀刃完全没入只剩刀柄。惊起一地尘土,王俊凯警惕地看了看周围,等了几分钟后走出了藏身地。

       他走到已经彻底死亡的变异体身前,表情嫌恶地踢了踢,拔下了匕首,又返身回到商场橱窗前随意扯了一块模特身上还算干净的衣料,仔细擦去了刀身上的残留物才把匕首收起来。

       回到门内墙角继续蹲着,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王俊凯一惊回头,门口的光亮只让他勉强看清十米内的景象,再往里就是漆黑一片了。他按捺住想冲进去的心情,有些担忧地在那里等待。

       刘昊然其实已经搜罗好了物资退到了离扶梯不远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准备上楼。只是忽然手电筒光照的范围内飞进了一只渡鸦,站在光圈中央偏头盯着他看。刘昊然心里一凉,端着枪站在那里不敢动了。不一会他就听见了扑棱扑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袭来,停在了离他不远的地方。

       末世之初变异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人把变异和渡鸦联系在一起,只以为是单纯的基因突变。直到有一天北极考察站成员发现他们在北极某块冰川下面找到的渡鸦尸体彻底消失不见,时隔不久欧洲北部一座小镇一夜之间被渡鸦侵袭,一夕间全员变异导致附近的村落遭难,人们开始意识到了异常。再到后来清理变异体的时候总会在附近发现渡鸦的巢穴,幸存者开始以渡鸦的出现作为警惕变异体袭击的标志之一。更有人曾声明这场席卷全球的变异危机就是由这些突然出现的渡鸦带来的,只是没有进一步的证明数据。

       刘昊然缓慢地用手电筒扫视了周围一圈,发现自己被一群渡鸦包围了。这些鸟类全都向同一个方向偏过头看着他,原本该有些滑稽的情景在此时此地却增添了几分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这些渡鸦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刘昊然稳了稳心神,缓步往扶梯口走去。下来之前他曾去每个楼层探查过,并没有发现变异体存在的迹象,王俊凯那边也没有其他消息,所以外面大概也是安全的,他稍微放了心。眼见这些渡鸦神奇地给他让出一块位置,刘昊然在放心的同时又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刚刚迈上扶梯,身后就传来窸窣的声音,刘昊然闻声回头,地下超市入口处赫然站着两个变异体,拖着残缺的身体朝他走过来。他举着枪瞄准边倒着往上走,身后一阵劲风袭来刘昊然敏捷地一矮身,躲过了一个变异体的飞扑。一楼扶梯口不知何时也站了几个变异体,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刚才扑下来的男性变异体滑出去很远,也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就在那一动不动地盯着。

       刘昊然后背发凉,没有注意到那群渡鸦聚到了一起,发出了怪异的叫声。变异体的喉咙里也发出了嗬嗬的声音,像是要报废的旧风箱,听的人汗毛直立。他们似乎不急着攻击了,仿佛看到猎物孤身一人不足为惧,就这么慢慢围上来颇有些瓮中捉鳖的意味。

       刘昊然来不及想为什么这些变异体的行为与其他的不同,他退下了扶梯,靠在旁边的柱子上,抬手一刀解决了面前的变异体,顺势收回匕首后抽出三支箭矢装进袖箭,箭无虚发的干掉了扶梯上面的变异体。刘昊然的枪用得比冷兵器好,但是在枪声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时他还是尽量不开枪的。快到一楼时刘昊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迅速翻起身发现一个变异体缠住了自己的脚,手正顺着小腿往上,刚好抓在了他腿边的武器袋上。刘昊然抓过枪就扣了扳机,崩出的液体溅了他半身。

       他爬起来听了听四周的动静,然后沿着刚才勘探好的路线往商场外走。前方就是王俊凯蹲守的大门,刘昊然路过一家店面的时候门口的人形模特突然倒了下来,后面藏着的一个变异体随即扑上来,一把将他压倒在地张口就咬。刘昊然把枪塞进他的嘴里,一抬腿把对方掀翻在地,举起枪托使劲一砸,又拔出匕首补了一刀,变异体彻底死亡。

       胸前的对讲机里传出王俊凯的声音,“我看到你了,你在那别动,我去找你。”

       刘昊然背靠墙壁站着,在裤子上随意擦了擦手,拿出对讲机回答:“好。”又看了眼脚边的尸体,踢了两脚把他踢到了一边。

       王俊凯凑到他身边,抬手塞了两支短箭放进他的武器袋,低声问他找到了什么。

       “几小瓶水,和一点真空包装的饼干,还有点其他能吃的东西,都不多了。你怎么要进来,里面危险。外面有情况?”

       “嗯,我杀了一个变异体,但是总觉得不太对劲。刚才听见你开枪了,没事吧?”王俊凯强迫症似的抽出刘昊然的匕首擦干净,看了眼他身上的残余物,示意他站好。

       刘昊然抱着枪站直了身子,背对着王俊凯,“我在下面碰到了一群渡鸦,还有几个变异体,他们的行动越来越怪异了,等和队伍集合之后要把这些情况告诉他们。”王俊凯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管状物,对着刘昊然上下喷了一遍,在听到他说到渡鸦的时候动作顿了顿。

       “嗯,我们接下来也要小心点。希望和队伍集合的时候能听到好消息。”整理好了搜集来的物资,王俊凯装好自己的袖箭,先往外走去,刘昊然背对背跟在后面直到出了商场大门。

       刚才被王俊凯杀掉的那个变异体还在门口曝尸,刘昊然走出去的时候看了一眼,低声说:“每次都正中红心,这技术我们队里也就你一直这么厉害了。”

       王俊凯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表示这没什么。

       两个人的越野车就停在商场旁边的街道上,把东西扔进后座,王俊凯刚准备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就被刘昊然一把扯住转了个身压在车门上,还没来得及说话刘昊然的嘴唇就先堵了上来。王俊凯一下子有些懵,还没从紧张的气氛里缓过来就遭这么一出,他掐了一下刘昊然的腰想退开,可刘昊然吻得更深,用虎牙厮咬王俊凯的下嘴唇,王俊凯吃痛微张了嘴,结果被趁虚而入,舌头在嘴里纠缠不放,又被刘昊然卷到自己口中细细研磨,细小的颗粒触碰到一起,王俊凯不由一阵腰身酸软。好不容易放过他的舌尖,刘昊然又开始描摹他的嘴唇,一遍一遍从唇尖舔到嘴角,仿佛两人根本不是处在世界末日。

       刘昊然从唇间渡了口气给他,最后舔了一下王俊凯的虎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王俊凯不住地大口呼气,两手抵在刘昊然胸前用眼神质问他为什么突然发情。刘昊然笑着吻了一下他的鼻尖,凑到他的耳边告诉他答案。

       “每一次死里逃生都想这么做,抱你在怀里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真实地活着。”

       “你就是找借口耍流氓!”王俊凯用力推开他,坐上副驾驶位甩上车门,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实际在偷笑。

       刘昊然笑嘻嘻地跑到驾驶位坐好,发动汽车往集合点开去,身后的高楼某一层的窗口一只渡鸦站在窗台上,似乎在看着他们离去。

小沐

2017/8/6

【文写到一半上网查资料就看到说hk发糖了,然后就是一阵啊啊啊啊啊还码什么字啊嗑糖啊!!!!!!所以后面的基调貌似跑偏了,因为满脑子不是生化危机的bgm而是变成了恋爱循环(捂脸)只是试个手,因为末世是我喜欢的题材TOP2然而粮实在太少就自己码了,凑合看吧。想写甜文然而发糖大佬我们比不过蒸煮,怒摔键盘去吃糖!】


评论(4)
热度(32)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