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旌奚】满城花开 (一)

#写的是BG写的是BG写的是BG!(不看BG的可以不用往下看了,若因此取关也OK)

#萧平旌X林奚,大概是仙侠AU

#不知道写了啥系列,本质想发糖然而好像并没有

#后续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就……且看且珍惜吧……


第一章

       三月烟花满江南的时候,萧平旌也跟着渐长的春风到了金陵。少年打马从城中走过,很是好奇地四处张望。

       金陵城自他上回下山后已有了不少变化,街边商铺多了许多新字号,一些他熟悉的老店面却早没了踪影。

       凭着记忆和师父的嘱咐他寻到了那间药房,进门向里面的伙计打听才知道老堂主出门看诊去了,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在堂内。然而萧平旌想起师父嘱咐他一定要找堂主问药,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偏生老堂主去的地方很远,路程也已走了三四天,凭他短时间内追上再取药回山定是来不及。

       萧平旌正急得在门厅内来回踱步,忽听见门口有人招呼:“少堂主回来了!”他闻声转向门口,只见一着蓝色布衣长裙颈间还围着白色医用方巾的年轻女子正从门外进来,身边跟着一个拿着医箱的姑娘。年轻女子冲门口的小厮点了点头,也不取下那方巾,径自往厅内后院去了。路过问诊处一位大夫喊住她似是向她请教病症,她侧首和身边的姑娘轻轻叮嘱几句,便同那大夫一同研究起来。

       萧平旌还惊讶于刚才听到的那一声“少堂主”,想也没想几步上前拉住了欲往后院走的那位姑娘,姑娘皱着眉停下看他紧紧拽住自己胳膊的手,萧平旌也察觉到不妥快速收回了手,低头半弯下腰作了个揖。

       “抱歉,是在下一时冒昧。敢问姑娘,刚才同你一道进来那位,我听人称她为少堂主,可是老堂主亲自指定?”

       那姑娘看了他一眼倒也不计较,脸上浮了三分笑,矮了矮身回礼才答话。

       “正是。林姑娘是老堂主亲自指定的接班人,她的医术也是老堂主所有弟子中最好的,老堂主不在堂内的时候,都是林姑娘坐镇的。”

       萧平旌一听这话,心里一琢磨便有了对策,谢过这位姑娘就自己退到了一旁看林姑娘接诊。他仔细打量这位少堂主,虽然单从这年轻的外表他实在无法将医术高超和她联系在一起,刚才那一番话他也将信将疑,但从他看到的林姑娘从进门到现在一系列沉稳冷静的应对,其他大夫对其恭敬有加的态度,接诊时的不慌不忙从容果断,他有些信了方才听到的话。

       林奚帮着陈大夫接诊完这位病人一回身,就看见不远处有一位青年男子在盯着自己。她虽心里觉得有些不适但面上没有露出分毫不耐神色,边解下方巾边向后院走,却被那位男子挡住了去路。

       林奚微微抬头看了眼身前个子高挑的青年,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半步拉开距离。“这位公子是要看病吗?或是有其他事?”

       “林姑娘。”萧平旌刚开了口就很郑重地向她拜了一拜,“在下琅琊山萧平旌,受师父之托前来请老堂主上山问诊,不巧老堂主已经出门远行,一时间无法及时赶到,遂想请林姑娘随我走一趟,日后定当报答。”

       听见琅琊山这三个字的时候林奚眉心微微动了动,但最终也没显露什么表情。“抱歉,恕我不能同公子前去,萧公子请回吧,等师父回来我会向他说明情况的。”

       萧平旌一听这话顿时急了眼,其他什么也不顾了,“我师父病得厉害,你身为一个医者怎么能见死不救呢!随我走一趟怎么就不行了!”他声音不自觉提高了,惹得厅内不少人向这里看来。

       林奚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不见喜怒。“师父出门前交代过,若是琅琊山上那位前来求医,叫我不必理会。他还说他不久前才去见过那位,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师父的话我定当谨记,恕不能同行。请回吧,还请公子不要扰了各位大夫问诊。”说完她迈步往后院去了,却听得萧平旌在她背后喊,“上回老堂主去的时候师父确实身子还可以,但如今他已经昏迷几天真气流失,这样还不算有生命危险吗?!”

       林奚闻言脚步一顿却未停,萧平旌只得望着那抹蓝色消失在走廊拐角。纵他一万个想不明白,也只能先回住处,打算明天再来。

       萧平旌还没等到第二天,就再一次见到了林奚。她一身干练夜行衣背一个包裹,轻悄悄落在了萧平旌落脚的客栈客房窗边,正对上萧平旌出鞘的利剑,剑身在月色下泛着寒光,林奚却一点也不在意。

       “林姑娘真是好身手。想不到你不仅精通医术,武功也是上乘。”

       “勤于修炼而已。别废话了,你不是说你师父身体状况不太好吗,我们现在就准备上山。”

       “现在?白天你不是说不能去吗?怎么又改主意了?”萧平旌收了剑,转身去拿自己的包裹。

       “我可以路上再跟你解释,先走吧。”林奚终于露出了点急切,萧平旌此刻才觉得她不再是那么冷冰冰的了。

       萧平旌自己跑下去退房,去牵马的时候林奚已经等在了马厩边。等他牵了马出来才像是忽然想起一般凑到林奚身边说:“得委屈姑娘和我同骑一匹马了。”还煞有介事地摸了摸自己的马,嘴里嘀咕着说“你要辛苦啦,你要驮着我们两个人回山呢”。

       林奚也不理他,自己当先跨上了马,低头冲着萧平旌说:“行了,赶路吧。”萧平旌笑着看她边利落翻身上马,从林奚背后抓住缰绳,像是把林奚整个人圈进了怀里。

       两个人靠得很近,林奚能感受到萧平旌胸膛呼吸的起伏,夜色遮掩了她不自然的脸色。萧平旌微微往前探了探,在她耳边说“坐稳了!”,一踢马腹两人便疾驰而去。

小沐

2018/1/2

最后:趁着最近大家眼看着活跃了起来再来宣次群:590059698(旌奚是何夕)(剧cp不上升真人),小伙伴们等着你们一起加入!还在为找不到组织烦恼吗?还在为没有人一起讨论甜虐无奈吗?这里有同好陪你,是糖是刀都有人陪你一起享受承担,阿婆主写手们在这里期待你们带来的脑洞和灵感!日常产出打call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一起来萌旌奚啊~

评论(2)
热度(73)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