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旌奚】初雪还晴(短篇完结)

#依旧是BG

#背景设定在萧平旌第一次归隐之后,可能OOC,自造糖

       萧平旌还未睁开眼就听见了窗外的簌簌声,轻轻敲打在木窗上。他侧过身面朝另一边,微亮的晨曦透过窗纱照在他脸上,似乎还有些寒意。

       他静静卧着听了会雪声,屋内的火盆里炭烧得正旺,不时发出的霹雳声和着窗外的落雪声,让他久违地想起了还在金陵的日子。

       那个时候,父王还在,大哥还在,嫂子也在,林奚,也在离他不远的济风堂,一切,都还是鲜活的样子。可如今,这层峦叠嶂的群山内,他再没有故人。

       他想起林奚刚到金陵的那一年,初雪的那天他兴冲冲地跑去济风堂,也不管林奚手头在忙什么,带着人就去了启竹溪。因为他记得到金陵之前在启竹溪扎营的时候他同林奚说过,等以后有机会了带她来看看这里的风光。

       可是长林二公子的如意算盘被老天爷推翻,先不说金陵周边的雪下得实在不够大,落地即化,说是下雨也没差,就是那山中比城里更加肆虐的寒风,吹得二公子一路哆哆嗦嗦,好话都没能说出来半句,加上山路湿滑,行走不易,二公子想带林姑娘去看的风光最终还是没能让林姑娘瞧见。

       不过这一趟也不全是坏事,山路难行,二公子惦记着照顾林姑娘,一路上少不了牵着林奚的手爬上走下,寒风吹得人骨子里都浸透了寒意,但两人交握的手心却是同样温暖。

       隐居山中的这些年,他也自己时常到处攀崖飞涧,但身边再没了能让他时时在意的人。这难得的肌肤相触,成了他回忆里珍贵又再不可得的部分。

       天光渐渐亮堂起来,他翻身起床,照例练了一套拳法,吃些粗粮填了肚子,拿着自己的剑和一个空竹娄进山去了。

       这些年他常在山中行走,对山中情况了解很深,加上他之前跟着林奚时从她那学到的一些医药知识,他便不时进山去采些草药拿出去置换,有时候相熟的药房还会托他采一些难采的药材。

       这处不同于金陵,地界偏北,冬季的雪下起来不一会就是铺天盖地的白茫茫一片,山中风光不逊于当初他想领林奚去看的启竹溪,可惜这么多年,能有幸赏这雪景的只他一人。

       这一回萧平旌是答应了药房帮忙取一味药材,那药草生长环境特殊,极喜寒冷,深冬才可采到,他之前去寻了几次都没能找到符合要求的,今天进山是再去碰碰运气。终于让他在山崖深处寻到了,只这一来一回花了不少功夫,待他往住处去时天光已经擦黑了。

       还没到近前,他便听见有人的声音,寒风杂着落雪声听不太真切,他却远远地忽然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往前。

       他听出了故人的声音,那个私下里会唤他平旌的人。

       但他怕自己听错,怕自己空欢喜一场。

       他当初也不是怨她,他早就知道有些事情总是不可挽回,可变故太匆匆,须臾就冲散了光阴。

       连嫂子后来都点到为止地和他说过,但他过不了的是自己心里这关。

       可是那个人又有什么错呢?那个曾说愿意为自己牺牲一切的人,那个自己愿意守着她不眠不休的人,那个从一出现就闯进他心底的人。

       那是他的林奚!

       萧平旌从来没有这么惶恐过,他不断握紧手中的剑再次踏出了回家的脚步。

       风雪中他的小屋门外站着一位着素衣撑着伞的姑娘,背上也背着一个竹娄,正向屋内喊着什么。

       “有人吗?请问有人在吗?”林奚见屋内久久没有光亮猜想是没有人在家,心里还在盘算此时继续下山是不是一个好主意,然后她就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

       “林奚。”萧平旌喊出了这个他许久未曾说出口的名字,眼前人身形一顿,缓缓转过身来。

       还是那样清冷的眉眼,不爱笑,但看着自己的时候眼里温柔又神采奕奕。此刻却只是傻傻地站在那里,盈着泪,什么话也不说。

       萧平旌忽然就觉得安心了,他笑了笑走上前开了门,回身对一直盯着自己的林奚说:“进来吧,外面冷。”

       走了几步发现她并没有跟上来,萧平旌无奈上前牵过林奚的手把人带回了屋。

       把火盆的炭烧热,又去煮了水泡茶,林奚才像是缓过神来一般四处打量他的屋子,末了眼神还是随着萧平旌。

       “我不知道你住在这里。我是上山来采药的,太晚了下不去山看到这里想来借宿的。”林奚说着话又站了起来,看架势仿佛想立马就离开。

       萧平旌端着泡好的茶到林奚面前,握着她的肩膀把人按坐到了座位上,示意她喝口热茶。

       “不行,现在下山危险,我不放心。住一晚,明天我陪你。”林奚两手捧着杯子,轻轻点了点头。

       “……其实你大哥当时……”林奚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先开了口。

       “我知道,你不必在意。你也说过,医家不是神仙,更何况当时解药已经制出只是大哥去了前线,这一切都不是你能控制的,也不是你的错。”萧平旌在她身边坐下,隔着烛光仔细描摹林奚的容颜。

       “如果当时我能阻止萧大哥,可能最后就会不一样了。”

       “没有如果,到时候上了战场,大哥还是有可能会遭遇不测。但至少,你治好了嫂子,让我大哥大嫂能有个孩子,我已经很高兴了。”

       林奚听着萧平旌的安慰,再抬眸看他,突然觉得面前的萧平旌已经不再完全是当年她所认识的长林二公子了。那个飞扬跳脱,潇洒不羁,说话直来直去的萧平旌在痛失一切和沙场磨炼之后变得稳重敏锐,细心善言了。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值得高兴,毕竟他们所付出的代价都太大。

       两个人沉默了一段时间,萧平旌先挑起话头开始说他这几年的生活,林奚认真听着,不时给他些回应,也说了说自己的经历,渐渐放松下来的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日子。

       “多亏当时跟在你后面潜移默化学了点医药知识,现在能帮人采药谋生,日子过得也还不错。”

       “这样也挺好。”

       “嗯。你的长命锁还戴着吗?”

       “嗯,一直戴着。”林奚下意识地回答,而后才反应出不对,萧平旌已经露出了笑容。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刚才。嫂子之前和我暗示的时候我没听出她的意思,后来我常常想那几年的事情,慢慢就自己琢磨明白了,刚才这么一问,你就给我答案了。”萧平旌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脸懊恼,“那个时候嫂子说我傻,我也确实是傻,后来还想着去退婚,你心里也一定在怨我吧。”

       “没有,那个时候我还想着母亲说的话,犹豫得很。”

       “可是现在,我们也没有那个缘分了。”说罢萧平旌起身去给林奚准备床铺,留林奚一个人对着摇晃的灯花欲言又止。

       临睡前萧平旌站在卧房门口看着林奚在镜前解发,走上前拿过放在一边的木梳亲自动手为林奚梳头。林奚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萧平旌,忘了言语。

       “你说当年我去退婚也没退成,可我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姑娘,这样对那个未婚妻是不是不太好?”萧平旌轻柔地握着林奚的长发,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心里紧张得一塌糊涂。

       “是……不太好。”林奚只听进去了“别的姑娘”这几个字,脑子里“嗡”地一声完全不知所措。

       “我之前一直都不知道我的未婚妻是什么样的,我们是从小定的娃娃亲可是她母亲把她带走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我只希望她能一直平安喜乐。”萧平旌的动作很慢,梳子慢慢梳到发尾。“不过后来我找到了我的未婚妻,她是个很好的姑娘,我非常喜欢她,现在一心只想和她在一起。”

       林奚的心已经被萧平旌的一席话给绕了进去,“可是你刚才说你心里有了别的姑娘。”

       “是啊,她在这呢。”萧平旌弯下腰,指着镜子里的人对林奚说。镜子里的姑娘霎时红了脸。“她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当初不认我的未婚妻。”

       “所以,未婚妻,我现在来向你求婚你还答不答应?”

       “……嗯!”林奚随着萧平旌站起身,忽然感受到头发一阵拉扯,才发现萧平旌在刚才竟偷偷将他们的一缕头发挽在一起打了结。

       “同心结都系了,你不能反悔。”萧平旌握住林奚的手,十指紧扣。

       “我不反悔。”

       烛光印着两个人的剪影在窗户上,高一些的凑到低一些的额前留了一个吻,然后两个影子就依偎在了一起。

       外面的风雪早就停了,第二天大概是个天晴的好日子,就算会有些冷但至少不会再有寒风大雪了。

小沐

2018/1/3

最后:趁着最近大家眼看着活跃了起来再来宣次群:QQ群号590059698(旌奚是何夕)(剧cp不上升真人),小伙伴们等着你们一起加入!还在为找不到组织烦恼吗?还在为没有人一起讨论甜虐无奈吗?这里有同好陪你,是糖是刀都有人陪你一起享受承担,阿婆主写手们在这里期待你们带来的脑洞和灵感!日常产出打call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一起来萌旌奚啊~

评论(3)
热度(168)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