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旌奚】无言(短篇完结)

#BG,萧平旌X林奚,OOC属于我

#其实想写糖的,但写出来发现不知道是糖还是玻璃渣,你们自己看吧

#设定在旌奚重逢之前,副将到底是怎么知道济风堂的林奚姑娘的(我一个才看到13集的人被群里剧透到跟上了进度【笑哭】所以细节可能有偏差)


       萧平旌听见窗外鸽子的扑棱声抬头看去,一只信鸽停在杜仲的手臂上,乖巧地歪头站着,杜仲轻轻捋了捋它的羽毛解下鸽子脚上的信,展开看了看就带着鸽子走了。

       这信,是从那里寄来的吗?是,谁写的呢?

       “将军?将军?”

       众部正在议事,下属却发现将军似乎在出神,鲁昭站在一旁小声提醒。

       萧平旌收了思绪回神,继续听部属汇报和分析军务。

       等军务讨论结束众人拜别,萧平旌站在议事厅门口,正巧杜仲又从连廊那头进来,瞧见萧平旌站在那,停下脚步不慌不忙地行了礼。

       “萧公子。”

       萧平旌抱拳拱手点了点头,杜仲就要走过他面前往偏厅去。

       整个军营里还依旧喊他萧公子的,大概也只有杜仲了。他一路随他拔营奔波,也不计较,战时充当军医,闲时就在将军府里或者去伤兵营,有时候也会去当地的济风堂分店。因着这称呼,萧平旌的有些部下起初对他有些意见,但他只淡淡解释说在医家眼里没有高低权贵之分,他一直随堂主这么称呼萧公子。

       堂主。杜仲说起的时候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抬眸看了一眼萧平旌。

       萧平旌心里颤颤,不敢多想,肃声吩咐部下不可再因此对杜仲无礼,只他医术救人这一道,就足以让他们噤声。

       是不是这济风堂的人都是这么个性子,冷静自持,遇事不多言,看着清冷但确实可靠。

       比如……比如……

       萧平旌心内那个名字在思绪里绕了几圈,还是被压了下去。

       但此时,就在杜仲已经背对他几步远的时候,他忽然出声叫住了他。

       “杜大夫,请留步。”萧平旌快走几步上前,杜仲回身应他。

       “萧公子有何事?”

       一时冲动喊下了人,真要问他却又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该问什么。

       问他刚才那信是琅琊山来的吗?是她写的吗?她在琅琊山照顾大嫂过得好不好?她,有提过自己吗?

       杜仲看他不说话也不恼,垂手站在廊下等他开口。

       “杜大夫,近日伤兵营里情况可还好?”话到嘴边萧平旌还是没有问。

       “伤兵情况都还稳定,几个伤势严重的用了济风堂配的药也已经在好转了,萧公子不必担心。”

       “如此那就有劳了。杜大夫一路随我们颠簸真是辛苦了,除了照看伤兵还要关照各地的济风堂分店,实在是太辛劳。”

       “这是我的本分。既然堂主现在对堂内照看不便,我多辛劳些也是应该的。”

       “你们堂主……她……”

       “老堂主现在京城长林王府,一切都好,有劳萧公子挂念。”杜仲故意不解他话中含义。

       ……那林奚呢?

       萧平旌没有问出口。

       “既如此,我就不耽误杜大夫了。”

       “告辞。”

       屋后飞出一只白鸽,萧平旌一直看着它飞远到再也看不清。

       还是,不要想了吧。

       这不是谁的错,罪责全在他自己。

       可他想她,却也不敢想她。

 

       “将军,前来偷袭的敌军已经尽数被击退,少许敌军被俘获,另有值守士兵在遭遇突袭时受伤,其他并无伤亡。”

       营地内有些混乱,一小队一小队士兵在营地内穿梭来往,靠近营地边缘地上洒了不少血迹,几位伤者正在接受治疗,几个俘虏已经被关押了起来。

       萧平旌站在被偷袭处查看,鲁昭在他身边报告情况。

       “交代下去,加强防守,把俘虏严加看管,尽力救治伤兵。”萧平旌的脸色在火光中时明时暗,看不真切。

       鲁昭领命走了,他又带着人去看伤兵。军医已经在救治,但有一位士兵大约是在偷袭中最先遇敌的,反应不及,胸口刀伤深可见骨血流不止,军医已经满手鲜血仍在不停止血。

       “将军!”众人见他来了,纷纷行礼,他挥手示意伤兵不用起来,又蹲下查看。军医顾不得其他,只看着他摇了摇头。

       “没事了,敌军已经都被击退,你已经安全了。”萧平旌轻声对那位伤兵说,那个士兵颤抖着冰凉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臂。

       “那……那就好,为……为兄弟们……报仇了……”血水不断从他喉间涌出,匆忙赶来的杜仲接替过位置给他止血,指挥着处理伤口。

       萧平旌不知为何不忍再看,站起来背过了身去。不一会,身后没了动静,忽听的一声凄惨的呜咽。

       “大哥!”

       萧平旌心头一颤回过头去,那位士兵显是已经伤亡,一个人扑在他身上痛哭,他认出来,那是和这位士兵同在军营的弟弟。

       萧平旌也红了眼,杜仲已经收拾了医箱起身,猛地被那个痛哭的士兵拉住了。

       “你不是大夫吗?你不是济风堂最好的大夫吗?你为什么没有救回他?为什么!”

       杜仲没料到这一变故,有些怔愣,倒是萧平旌上前掰开了他紧抓着杜仲的手,替他整了整衣襟。

       “医家不是神仙,不是他们尽力就能救回所有人,这不是他们的错。你节哀吧,我会命人厚葬你大哥的,你要更加好好活着,明白吗?”

       “……是,将军。”

       有人来将亡者抬走,他的弟弟也跟着走了,萧平旌还站在那,杜仲弯腰拱手朝他拜谢。

       “多谢萧公子解围,萧公子所说也正是我想说的。”

       “不用谢,我原本也有他这样的想法,是林奚告诉我这番话的。”刚才他脱口而出,现在自己想想,这何尝不能用来劝解自己呢?

       “原来是堂主所言,萧公子有心,还一直记着。”

       “林奚的话,我始终记得。”

       鲁昭布置完防卫过来向将军禀告,见将军与人交谈并未插话,便听得这最后几句。

       林奚?听着像是姑娘家的名字,杜大夫却说堂主,莫非……?鲁昭没再细想,见将军朝他看来,他急忙上前禀告。

 

       回程时一行人从城中走过,沿途路过一家济风堂,萧平旌骑马走在前面,听得身后人在议论,说这济风堂乃大梁第一,各处皆有分店,甚至分号都已经开到北燕去了。

       萧平旌听了莞尔,心想这林奚人在琅琊山这济风堂却都已经开遍天下了。

       身后人的议论声小了一些,隐约能听见他们在争论这大梁第一的济风堂的堂主是个怎样的人,鲁昭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将军,没有接话。

       济风堂门口不时有人进出,但也看不清堂内景象,萧平旌忍不住朝里打量,心底存了些期望,但他也知那个人不会出现在这里。直到济风堂快要消失在视线内萧平旌才转回头,策马而去。

       那天晚上无甚军务,部下们来例行汇报却被告知将军在后院,鲁昭一行人不知所谓往后院走去。未近前便闻得一股美酒醇香,他们面面相觑,猜不透这个平时很少饮酒的将军怎会在此时一个人喝酒。

       院内风声飒飒,众人停在门口,沉默地看着将军院中舞剑。不是他们平时见惯的招式,也不是军队里练武的把式,起势间潇洒自如,别具一格,不知是不是因为添了酒气的缘故,整套剑法仿若雨后微醺,春风拂柳,三分江湖,七分风流,全然不是将军战场上那般杀伐决断。

       最后一招仿若没有站稳,萧平旌一个仰身就倒在了地上,剑尖挑起酒壶灌下一大口酒,酒水四溅弄湿了他的玄衣。

       “林奚,你们济风堂的酒,醉人呐!”萧平旌抬起手臂遮住了双眼,只是这一次,再没有林奚心疼地扶他回屋喂他醒酒茶了。

       但是从此,怀化将军营内济风堂的林奚姑娘就出了名,众人都想知道,这个让将军夜半饮酒舞剑思念至深的人是个什么模样。

       杜仲打发走不知道多少次来他这旁敲侧击打探林奚的鲁昭和众将士,展开了刚收到的白鸽传信。

       “安好,嘱他不可过分操劳。将去北处,勿告知。”

小沐

2018/1/11

最后:趁着最近大家眼看着活跃了起来再来宣次群:QQ群号590059698(旌奚是何夕)(剧cp不上升真人),小伙伴们等着你们一起加入!还在为找不到组织烦恼吗?还在为没有人一起讨论甜虐无奈吗?这里有同好陪你,是糖是刀都有人陪你一起享受承担,阿婆主写手们在这里期待你们带来的脑洞和灵感!日常产出打call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一起来萌旌奚啊~

评论(29)
热度(269)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