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旌奚】香飘十里(短篇完结)

#BG,萧平旌X林奚,可能有大写的OOC,OOC属于我,文笔依旧退化

#500粉点梗之【平旌吃醋】,还是陈年飞醋

#向官方大佬认输

       “将军,济风堂的张大夫来了。”鲁昭领着人进来站在堂下通报给怀化将军。

       萧平旌正在研究地形图,闻声抬头看了一眼,面露不解。

       鲁昭看到将军的脸色忙上前和他解释,“杜大夫不是最近在济风堂吗,他还是不太放心营中的伤兵,派了堂里一位大夫过来帮忙照看。就是这位张大夫。”

       被指名的张大夫向萧平旌拜了拜,萧平旌却觉得他脸熟,但也没有多想,恭敬地回了礼,“那就有劳张大夫了。”

       “医者的本分而已,将军不必客气。”

       交代了鲁昭如何安排张大夫,副将就把人带下去了,萧平旌继续研究行军路线,过了一会觉得口渴自己去端了茶来,忽然就想起为什么觉得这张大夫眼熟了。

       他在金陵的济风堂见过他,还不止一次。

       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叫张齐的大夫时他还只是金陵济风堂的一位学徒,平日里在堂里跟着大夫学习医术,也在林奚身边做过事。

       那会他几乎天天往济风堂跑,有一回去的时候林奚难得的不是一个人待着,身边站着一位青年。林奚在书案上写着什么,边写还边说给那位青年听,青年凑得很近在听林奚说话。

       林奚脸上带着淡淡的温柔,连说话的声音都是温和的,还不时抱以微笑。

       萧平旌就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林奚对着自己的时候哪有这般笑意浅浅,通常都是自己在那叨叨,林奚自顾自忙自己的事,甚少给他回应,脸上也从来都是没什么表情,笑脸也很少有。

       哪像这般!

       林奚和张齐说得入神,竟也没注意到萧平旌到了跟前,还同他认真说着各味药的功效和用法以及一些禁忌,听得边上一声低咳才抬起头,见是萧平旌只向他略点了点头便又继续说了,倒是张齐站直了身子向萧平旌行了礼。

       哼,这下连自己来了招呼都不打一声了,有什么可以和这人说得这么入神的!

       萧平旌径直在林奚对面坐下,也不回张齐的礼,拿过林奚手边的纸就看了起来。

       林奚的字写得很好,纸上虽只简单列了几味药材和配比,萧平旌倒看得津津有味。

       林奚还在同张齐说着,刚念了一味药材的名字要接着说明用途,边上萧平旌突然插话。

       “这味药我知道!”

       林奚觑了他一眼,萧平旌的声音小了下去,“我真的知道,不骗你。”

       “那你说说看。”

       “不了,还是你说吧,你懂得肯定比我多。”

       张齐在一边看了热闹,憋住了嘴角的笑,惹来萧平旌的瞪视。

       没一会林奚同张齐说完了,张齐拿了林奚写给他的几页纸离开了,林奚起身去整理药草,萧平旌也跟在林奚后面。

       萧平旌和她说府里父王和大哥的事,说他回金陵的见闻,说他江湖上的趣事,林奚只在一边不时“嗯”两句,回的话极少。萧平旌又看了眼在前边廊下和人说话的张齐,忽然什么也不想说了,抓起手边一截枯枝把玩。

       “林奚,我说话的时候你能不能多回应两句,或者多看我两眼。”

       林奚闻言抬头,“我在忙,不能分心。再者,你说的这些我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你刚才和那个人说话不是这样的。”萧平旌小声嘟囔。

       “什么?”

       “没什么。”

       后来萧平旌再来济风堂的时候总是能看见张齐跟在林奚身边,不是找她问药材就是帮她抄药方,林奚对张齐端着三分暖意,对他则只有三分清冷了。

       萧平旌很是不高兴,他甚至还偷偷找过杜仲问他能不能别让张齐跟着林奚学医,杜仲却只回答他因林奚是老堂主最得意的弟子,这个张齐又是个有点天赋的,跟着林奚学医是再好不过的了,况且济风堂别的大夫身边都带着几个学徒,林奚身边带着他有时也能帮上忙。

       萧平旌没辙,又不能赶人走,更不能直接和林奚说,只每回来看见张齐都没什么好脸色,在林奚面前倒是不敢发作。

       林奚已经很久没去长林王府了,萧平旌带着这个借口又去找林奚,偏林奚和他说济风堂里忙不过来,世子妃的身体调理也慢慢有了起色,不用她再时时查探了,自然不用再往府上跑。

       他俩说话这功夫张齐还拿着本医书跑了过来,指着书里一处不太明白的请林奚解释,林奚便仔细说与他听了。萧平旌在一旁闷闷,白纸被他胡乱涂满了两张。

       那日之后萧平旌有几天没去济风堂了,林奚还觉得有些不习惯,但春季时疫增多济风堂很是忙碌,林奚操心着病患也没太在意。

       长林王府忽然派人来,说是世子咳疾严重请林奚过去看看。林奚一时以为世子旧伤复发,忙跟着去了长林王府。

       去给世子诊了脉,世子不轻不重地咳了两声,嘴角抿着笑看她。林奚细心探了脉,没发现什么异象,放下心来,只是另开了方子叮嘱世子仍是要静养,注意多休息不要操劳。

       “多谢林姑娘,我会注意的。”世子看着安静写药方的林奚,想起刚才萧平旌拜托自己的一番话,有些无奈,“其实今日请姑娘过来,是还有一个人想请姑娘一并看一看。”世子冲着门外喊了声,“进来吧!”

       林奚放下笔,正看见萧平旌从外面急冲冲地进来。

       “林奚!”说着又向世子行礼,“大哥。”

       世子点点头,“平旌,你刚才不是说身体不适吗,正好林姑娘来了,你请她看看吧。”又一脸歉意地对林奚说,“抱歉林姑娘,我还有公务要处理,就不在这打扰姑娘问诊了,要是平旌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请姑娘多担待。”

       事已至此,看着萧平旌这股兴奋劲,哪里像什么身体不适的样子,林奚也猜到今日请自己过府大抵是谁的主意了。她心里倒也不恼,就是觉得有些好笑。

       “大哥,我刚才没有说身体不适啊,你……”萧平旌还没反应过来世子的用心,呆愣地问他大哥,被世子一个眼神打断了。

       “不是你说想见林姑娘吗,我这都是在帮你,一会可别惹姑娘生气啊!”世子拉住萧平旌的手小声叮嘱,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哦哦,我知道了,多谢大哥!”

       那天后来萧平旌带着林奚在府里到处走了走,又和她说了这些天他听到的一些事,林奚仍是语气淡淡的,也没去细究一个说着“身体不适”的人怎么有精力在偌大的王府里走了一个下午还一直不停说话的。

       再后来萧平旌去济风堂的时候,林奚身边就不怎么看见张齐了,他也没在意张齐是什么时候离开金陵济风堂的,现在一回想,大约也就是瘟疫爆发那一次了。

       回忆最是伤人,有些事一想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萧平旌回想起了当初在金陵的日子,连梦里都是那个人的身影。

       第二天他在府中正好碰见张大夫,萧平旌叫住他,先是问了伤兵的情况,末了忽然提到曾在金陵济风堂见过他,但不知道他后来去哪了。

       “将军还记得我,那时候我跟在我们姑娘身边学医,老是能碰见您来济风堂找我们姑娘。”

       我们姑娘。

       萧平旌不自觉把手握紧了。

       “我们姑娘真的是人美又医术高,当时堂里有好几个年轻大夫都倾慕她,见我与姑娘走得近,来向我打听情况。我还问过她,她只笑了笑没有回答。后来老堂主来金陵,见我已经学有所成,便让我去底下的分号历练,就把我派出去了。临走前我们姑娘还送了我一本她亲自抄录的药典注解,希望我能精进。”

       萧平旌问完话带着笑送走了张大夫,细细想了一番刚才张大夫说的最后一句,心里一股莫名滋味。

       林奚可是什么也没送给过他,什么也没有。

       过了几天张大夫收到了怀化将军的命令,令他去前线军营照看伤兵。张大夫想起自己出来前杜仲告诉他的话,心下有些摸不着头脑。

       杜仲和他说,前线军医不比后方,艰苦得很,将军甚少让济风堂的大夫上前线,最多会在战后请他们去帮忙。

       张大夫大概是没留意到,将军身上一股陈年飞醋飘香十里。

小沐

2018/1/17

最后:趁着最近大家眼看着活跃了起来再来宣次群:QQ群号590059698(旌奚今夕,当归与妻)(剧cp不上升真人),小伙伴们等着你们一起加入!还在为找不到组织烦恼吗?还在为没有人一起讨论甜虐无奈吗?这里有同好陪你,是糖是刀都有人陪你一起享受承担,阿婆主写手们在这里期待你们带来的脑洞和灵感!日常产出打call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一起来萌旌奚啊~

评论(4)
热度(140)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