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旌奚】旧岁新衣(短篇完结)

#BG,萧平旌X林奚,可能有大写的OOC,OOC属于我

#婚后日常,部分梗来自群里小伙伴 @盛夏已花开 

#依旧文笔退化中……你们多多留评论啊!哭唧唧.jpg

       萧平旌发现最近林奚很喜欢盯着自己看,看着看着时而皱个眉,上下打量一番,然后低头不知道自己嘀咕什么,等萧平旌一凑近林奚又不说了,恢复了一贯的清冷。

       萧平旌有点纳闷还有点不开心。

       他不太喜欢妻子有事情瞒着自己,却也懂得不去追究,若是林奚想说,自会来告诉自己。

       他还发现,林奚去找大嫂的时候两个人经常关着房门在房间里大半天,他磨了大嫂几次大嫂也不肯说,萧平旌更是闷闷了。

       山中日子悠长,不觉间又一年快要过去了。除了妻子有小秘密瞒着自己这一点外,萧平旌暗地里倒是挺开心林奚不再经常出诊了,明面上他当然也乐呵呵地在林奚面前表现过,结果被林奚赶去磨药。

       “你明明也挺喜欢我陪着你的。”额头上被草碎轻轻砸了一下,他抬头只看见林奚微红的半边脸颊,笑着把落下的草碎从磨好的草药中细细捡出来。

       再等林奚出诊回来,他定是早早就去山下等着接她,牵着手把人带回家,恨不得一刻也不离。

       临近年关,虽说如今他们隐居山中日子没有从前讲究,但这年总是要好好地过,大嫂带着林奚慢慢开始准备置办了。

       这天,萧平旌被她俩打发去山下购置年货,街上很是热闹,萧平旌还打算着是不是买点什么送给林奚,正在摊位前选簪子,就听得身边两位妇女的交谈。

       “哎,你今年新衣服做了吗?”

       “老早就来量好尺寸了,今年我家那个出去做生意赚了不少钱,他非要拉着我来店里选了好料子做新衣服,喏,就旁边这家店!”

       萧平旌也顺着看过去,发现摊位边上就是一家布衣店,里面人来人往,生意挺好。他忽然就愣了愣,新衣服?好像家里那位没跟自己提过这事吧?大嫂好像也没说?

       他倒也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回了家看见林奚在房里整理被褥,两个人的枕头紧紧挨着放在一起,林奚又在床边坐下,拿过一旁新晒的衣衫叠了收好。林奚一转身就看见萧平旌站在门口,手里拎着点东西,呆呆地在那看着她。

       “平旌?干嘛站那不进来?”她上前两步想接过他手里的东西,萧平旌先一步进来把手里拎的放下了。

       “林奚,我回来了。”屋内火盆烧得正旺,卸去了萧平旌身上带进的寒气。

       “嗯。”林奚去端了杯热茶,萧平旌接过喝了,忽的握住了林奚的手,手指在手背轻轻摩挲。

       “林奚,今天我在山下听他们说,过年要做一身新衣裳,我们家的新衣有没有做啊?”萧平旌不是真的在意这个,只是忽然起了性子想逗一逗林奚。这是他们成亲之后的第一个年节,他时常有一些恍如梦中的错觉。

       林奚悄悄握紧了萧平旌的手,听得他这么一问有些怔愣,不知想到些什么,犹豫了一会还是开了口。

       “那你等我一会。”林奚说着便起身去了内屋,萧平旌没料到是这个结果,自己也没了反应。

       难道说,真的有?他就是随口一问啊。

       林奚捧着一个包裹出来了,在萧平旌面前解开绳结摊开给他瞧。里面是一件暗红色外衫,样式很简单,工艺也不是多精致。

       “我问了姐姐,琢磨着给你做了一件这个,也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找人做的?”萧平旌语气有些激动地打断了林奚的话。

       “……不是找人做的。是我跟姐姐……学的……”林奚摸清了凡事还是需得跟萧平旌说明白他才能清楚的原则,只是话说到最后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萧平旌像是被砸的找不着北,先是以为自己妻子居然瞒着自己去找人做了新衣,然后听见林奚说是她自己和大嫂学的。

       这是林奚亲自给他做的衣服!

       所以这就是林奚这几个月瞒着自己的事情!

       萧平旌一下子惊喜到说不出话,看看手里的衣服再看看坐在身边低着头的林奚,猛地又握紧了林奚的手。

       “林奚!我……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是真的很开心!真的!我没想到你会想着给我做衣服,我刚才就是随口一提,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在乎什么新岁新衣,我就是觉得……有你在挺好的。真的挺好的。我觉得这个家,真的很好。谢谢你!”

       萧平旌看着林奚语无伦次地说了一堆,听得林奚都忍不住笑了,对面的人仿佛依旧是金陵城里潇洒恣意的那个少年。

       林奚摸着外衫衣襟处的一处针脚,柔声问他,“你要不要先试试?”

       “好!”萧平旌说着就迫不及待起身脱了外衣,把衣服拿在手里却又递给了林奚。

       “你帮我穿吧。”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林奚接过衣服,绕到萧平旌身后,待他将两手伸入衣袖后把衣领往上提了提,又走到他身前仔细地拢好衣襟,理平衣肩。萧平旌就一直看着她,把她鬓旁落下的碎发别到了耳后。

       “好了,还合身吗?”

       萧平旌活动了两下,在屋里走了走,很是满意。

       “嗯,你做的一定是最好的。真想现在就穿着这件衣服去告诉他们这是我妻子亲自给我做的,让他们羡慕去。”

       “我的手艺不是太好,赶着时间也只给你做了这一件。等以后新医典编完我得空再给你做两身吧。”

       “不用麻烦,真的,我知道你也不拘于内室,有自己的志向,能为我做这一件我已经很满足了。有你在身边的每一天我都很幸福。”萧平旌揽过林奚的肩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林奚枕着他的肩头,萧平旌侧头就能碰到林奚泛红的耳尖,他还使坏地吻了吻她的耳垂,鼻尖充盈的是林奚身上淡淡的药草香气。

       室内只听得轻浅的呼吸声,和火盆内炭火的噼啪声。

       “二叔二婶!娘亲喊你们吃饭啦!”策儿的敲门声打乱了一室的温情。

       “知道了!”林奚红着脸从他怀里退开了,萧平旌心里却想着这个侄儿真是会挑时间,看他下回怎么去吓唬吓唬他。

       后来几年,林奚真的又得了空闲准备给萧平旌添新衣,问他喜欢什么颜色的,他瞄了眼林奚身上的衣服,“月白色就挺好。”

       林奚织衣的时候也不再瞒着萧平旌了,于是他便最喜欢在这个时候窝在林奚身边说话。

       “策儿昨天去学堂,我去接他的时候他跟我说学堂老师夸他聪明……”

       “今天策儿还缠着我让我教他武功,我说干脆也让他去琅琊阁学艺得了……”

       “你上回去诊治的那户人家不知道你现在住在哪,只知道你是济风堂的大夫,之前给济风堂送了点他们家自己种的蔬菜和米粮说是答谢,堂里不肯收,他们趁着不注意放下东西就走了,没办法堂里把东西收下做救济粮了……”

       “还有啊,我看那个山头开了一种我认不出的花,挺好看的,要不我明天去采点回来……”

       林奚专注针线活,只是偶尔给萧平旌搭个腔,萧平旌把玩着手里的茶盏,忽然就有些嫉妒林奚手里的那一块布料。

       “林奚,以后你觉得什么颜色好看适合你就选什么颜色,最好是跟你身上差不多的,让人一看就知道我们两个是夫妻,你说好不好?”

       “嗯,好。”也不知道林奚到底听进去没有。

       萧平旌见林奚还是没有看自己一眼,委委屈屈地开始用手指揪林奚垂在床榻边的衣衫下摆,在手里卷啊卷,自己也顺势越发凑近林奚身旁。

       林奚的身子被这力道带得有些歪,但也不恼,就随他去,萧平旌更是用力了,扯那最后一下劲太大林奚整个人往他怀里倒去,还听得她“嘶”的一声。

       萧平旌吓得没了逗弄的心思,抓着她的手就问怎么了。

       林奚把左手举到他面前给他看。

       食指指腹一点血珠,是刚才那一下被针扎到了。

       萧平旌连打自己一顿的想法都有,拿过床榻边的干净布巾擦掉血滴,用大拇指紧紧按住那处止血。

       “对不起啊林奚,疼不疼?都怪我,我刚才就不该闹你,要不你也拿针戳我几下?”萧平旌皱着眉,仿佛那针已经全扎在了自己身上。

       “没事,不疼。”林奚倒是觉得没什么,刚学女工那会还不知道被扎了多少回,要是被他知道他该再不让自己碰了。

       “你呀,还是那个样子。”傻傻的,总是担心自己的萧平旌。

       林奚侧头,微微仰面亲了亲萧平旌的眼角,另一只完好的手抚平了他皱着的眉,轻轻贴在他的心口处。

       “我都知道。”

       “嗯,我也知道。”

       那句话不用说出口,却被刻在他们生命的每一处。

小沐

2018/1/29

最后:趁着最近大家眼看着活跃了起来再来宣次群:QQ群号590059698(旌奚今夕,当归与妻)(剧cp不上升真人),小伙伴们等着你们一起加入!还在为找不到组织烦恼吗?还在为没有人一起讨论甜虐无奈吗?这里有同好陪你,是糖是刀都有人陪你一起享受承担,阿婆主写手们在这里期待你们带来的脑洞和灵感!日常产出打call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一起来萌旌奚啊~

评论(10)
热度(198)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