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旌奚】余生(短篇完结)

#BG,萧平旌X林奚,可能有大写的OOC,OOC属于我

#群里聊天提到的长林王妃梗,我觉得一般是甜的吧,记得多留评论啊~

#自从知道有粉丝每天签到催更之后压力山大,不知道昨天进群那位小伙伴能否看见,给你们笔芯~

       萧平旌从梦中醒转,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他摸索着坐起身,听见屋外传来的说话声。

       梦里他仍旧刀马天下,醒来却是岁月悠长,再回想金陵往事,已恍如前生。

       他又任性地往后一仰赖在床上,被子胡乱搭在身上,闭着眼,心里盘算着林奚大约会什么时间进来喊他起床。

       林奚的作息一直十分规律,她轻手轻脚地起身,还不忘给萧平旌掖好被角,小心地出了房间去了厨房。

       以前她一个人在外游历的时候也没怎么特别讲究,倒是跟着萧平旌隐居这几年,慢慢从蒙浅雪那里学了些手艺,比如女红,比如厨艺。

       等她蒸了点心熬了粥,策儿已经跑来厨房向她问了早,萧平旌却还没从房间里出来。林奚哪里不知道萧平旌那点小心思,洗净手便往他们卧房去了。

       推开门就看见萧平旌四仰八叉躺在床上,被子早不知道被他弄去了哪里,胸前衣襟还略微敞着,那把长命锁斜斜地掉落在颈侧。

       林奚弯腰伸手便要去推他,手还没落到他身前突然就被一把捉住,萧平旌稍一使劲,林奚便一下扑到了他身上,嘴唇正好碰到了萧平旌锁骨上的那截系着长命锁的黑绳。

       “平旌!”林奚无奈,挣了一会发现挣不动索性也不挣扎了,只是微微偏头给自己找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

       “王妃,早安!”林奚侧过头,只留了后脑勺给萧平旌,乌发散在萧平旌脖颈处,惹得他莫名心痒,抬手便卷了一缕在手指把玩。

       林奚听见这个称呼脸上一红,又想起前几日的事来。

       几天前,鲁昭和东青寻上山来,说是前去驻地路过此处便上来拜访一番。鲁昭来得早些,正巧那个时候林奚外出采药不在家中,他也一心只记得同将军叙旧,一时也忘了问那个曾被将军心心念念的林奚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东青比鲁昭晚了一步上山来,于他而言,萧平旌的分量和地位也与鲁昭心中的不同,因此,他拜萧平旌的第一面便是行了大礼,仍旧称呼他为长林王。

       萧平旌也有些动容,眼前人仿佛割裂了那些年的金陵岁月,在他身后浮现出猎猎军旗,巍峨皇宫。

       “东青,以后你还是按照以前的称呼来吧。”他把人扶起,一回身却发现鲁昭接着跪下了。

       “鲁昭见过长林王!”

       “鲁昭,你这又是干什么!”萧平旌忽觉好笑,原先怎么没发现鲁昭这小子这么有趣。

       “您现在的身份是长林王,我刚才却没有按制向您行礼,请您恕罪!”鲁昭跪伏在地,回答得有条有理。

       “好啊,你们这一个个的,都是约好了的是不是!我不讲究这些,你们要是再这么下去那就趁早下山去吧!”萧平旌踢了一下鲁昭,又瞪了一眼东青。

       “是,将军!”鲁昭笑嘻嘻地答了,又恢复了从前的称呼。

       三个人还没聊多久,萧平旌看了一眼天色,忽然起身收拾一番看样子是要出门。

       “你们且先坐着,我去接一下林奚,去去就来。”说着便匆匆忙忙地走了,蒙浅雪进来看见他们二人一脸不解,笑着同他们解释。

       “他呀,这是接他媳妇去了,每回妹妹出门他都是这样不放心,非得亲自去把人接回来。”

       东青听了没说什么,倒是鲁昭一听这话坐直了身子,“是那位济风堂的林奚姑娘?”

       蒙浅雪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正是。”

       鲁昭想起那时候他第一次看见将军醉酒,从他那里听见这个名字,到他向将军打听,再到后来他跟着将军亲眼见到了那位林奚姑娘,现在得知最终他二人成了眷侣,鲁昭心里不免一阵感慨。

       萧平旌很快就带着人回来了,他背着林奚的药篓牵着她的手走进来,把药篓拿去一边放好,才领着人过来。

       路上萧平旌已经告诉了她鲁昭和东青来拜访的事,林奚见到二人倒也没什么其他反应,只不知这两个人怎地忽然生了默契,齐齐向林奚行礼道:

       “东青见过长林王妃!”

       “鲁昭见过长林王妃!”

       倒是让林奚愣在了当场,不知作何回应,不一会竟隐约红了脸。

       “……你们别这么称呼我,我们现在也就是平民百姓一般。”

       萧平旌听得却是心情大好,他虽不太习惯听人喊他长林王,但却很乐意听见林奚被喊作长林王妃的,那是他的长林王妃。

       “行了行了,林奚不让你们这么叫你们就别这么喊了,以后就喊她……”

       “萧夫人!以后喊我萧夫人就好。”萧平旌一时没想好,被林奚抢了话头,两个人俱是一愣,就因为这小小的称呼萧平旌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乐上天,要不是还有别人在,他就想立马抱住林奚了。

       “对,以后就喊萧夫人吧。”

       “是!”

       那天后来鲁昭和东青留下吃了饭就下山了,军务不容耽搁,萧平旌也没有过多挽留。回来的时候林奚已经在房里,不知是映着烛火还是为了别的,林奚的脸总有些泛红。

       “平旌,你……”

       “你放心,我很好,你别担心。世间虽还有长林王在,却已没有长林王了,只有萧平旌。”他揽过林奚在怀,一下又一下轻轻摩挲林奚的长发。

       “嗯。”

       “……你仍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他们喊你一声长林王妃也没什么不可。”

       “你知道,我不是那安于深闺内院的女子,这个长林王妃的名号,羁绊太多。”林奚抬手环上了他的腰。

       “我明白,所以萧夫人这个称呼,我很喜欢。”他低头,在林奚额前印上一吻。

       只是萧平旌既然也很满意王妃这个称呼,他又怎能轻易放过呢?个中情趣,大概只有他二人自己知道了。

       所以当下,林奚一听见王妃这个叫法就有些心乱,竟是一下甩开了萧平旌的手坐了起来,也不看他,“时辰不早了,策儿的晨功都练完了,你是不是也该起床了?”

       “遵命,王妃。”话刚说完就被林奚扔来的衣服兜头罩了一脸,等他把衣服扒拉下来林奚已经快走到门口了。

       “林奚。”萧平旌忽然叫住她,“我知道你不愿被束缚,但是萧平旌的妻子这个身份,余生你是再也逃不掉了。”

       林奚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笑了,阳光从被她打开的房门照进来,给她整个人笼了一层温柔的光。

       “那么,余生还请王爷多多包容。”

       说完林奚就出去了,萧平旌愣了愣,急忙穿好衣服就追了上去。

       “我就知道你心底也是认可王妃这个称呼的!哎呦!”

       没一会,策儿就见他二叔捂着头被二婶从厨房赶了出来,但他二叔也不恼,就是一个人站在那傻乐。

       策儿摇摇头,第无数次感叹他怎么有个这样的二叔。

小沐

2018/2/5

最后:趁着最近大家眼看着活跃了起来再来宣次群:QQ群号590059698(旌奚今夕,当归与妻)(剧cp不上升真人),小伙伴们等着你们一起加入!还在为找不到组织烦恼吗?还在为没有人一起讨论甜虐无奈吗?这里有同好陪你,是糖是刀都有人陪你一起享受承担,阿婆主写手们在这里期待你们带来的脑洞和灵感!日常产出打call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一起来萌旌奚啊~

评论(4)
热度(213)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