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丞坤】神戮

#因为构思第一个场景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物就是fcc,再加上苏月 @苏决 发在群里的几张图,就还是决定来试个水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这种文风我真的hold不住虽然我是真的超级喜欢!有机会的话把整个故事介绍给你们吧~

#怪兽原型参考《环太平洋》


       斜塌的残楼,暗红的天空,四散的灰烬,灼热的空气,还有杂着令人作呕的焦糊味的血腥气,这是范丞丞一睁开眼就看见和感受到的。

       他醒来有接近五分钟了,但是仍旧没有弄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从自己躺着的废墟中费劲地爬出来,徒手扯开了一块横在面前的金属广告牌边框,眼睛瞥到了扭曲着翻在一边的广告牌,莫名觉得上面的那张脸他很熟悉。

       但他想不起来这个人的名字,牌面上本该写有人名的那一块已经不知散落到何处,有些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并没有在意。

       扬起的尘土和灰烬让范丞丞皱了眉头,他捂着口鼻几步从所在之处跳下来,胸前叮铃一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戴了一块长方形的铭牌,一面刻着一个三角形的标志,另一面是一串编号:NO.6330616,他把这个铭牌翻来覆去地看也没有看到更多的信息,更是记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获得它又是何时戴上它的。

       不想一直纠结这些未解之谜,范丞丞把铭牌塞回衣领内,左右张望,试图发现一些对他有用的信息。

       他记得自己在这个世界醒来之前还在宿舍,大半夜几个人练完舞从练习室回来,他嚷嚷着肚子饿想吃东西,随手拆开了宿舍里不知道是谁的一包饼干,坐在那边吃边等舍友洗完澡出来,后来他似乎就睡过去了,醒来就是面前这番景象。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用了“这个世界”来形容身处的环境。

       远处一声低吼传来,连地面都跟着震了震,掀起的热浪从侧面滚来,逼得范丞丞斜退了好几步。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团黑色的身影在慢慢移动,隐约还能看见几处爆炸的火光。

       范丞丞内心有些害怕,要是放在之前那个世界,他一定是转身就跑,别说是上前一探究竟了,可是在这里,他虽仍旧恐惧,脚下还是坚定地向那处走去。

       沿街的高楼几乎全部被毁坏,一座叠着一座地倒塌着,有的像是被什么东西拦腰折断,只剩承重的骨架牵连着垂下来,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地面,还有些只剩下了地基,似乎被整座拔起一般,也不知房体去了哪里。

       路边不时有恶臭传来,一大滩泛着蓝光的腥臭液体从一处办公楼上滴落,地面顿时发出滋滋的声音,路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塌陷了下去,范丞丞再抬头看办公楼上,整座建筑已经被腐蚀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钢筋水泥全都被销蚀,建筑传来嘎吱的将倾之声。

       离那个巨大的黑色身影越近,地面的震动越厉害,有好几次范丞丞差点没稳住身形。他绕进一条窄巷,三两下爬上矮墙,一抬头就看见了发出巨吼引起震动的庞然大物。

       一只丑陋无比大约有八十层楼高的怪兽,头顶两边长着类似犀牛角的突起,突起的根部是一双蓝色的眼睛,眼球中央却是深褐色的,怪兽扁长的嘴部之中能看见蓝色的腺体不时喷溅出具有高度腐蚀性的液体,在它经过的地区已经有不少地方开始冒起白烟。

       但此时此刻,怪兽身上已经出现了不少伤痕,兽脚和颈部有很深的砍伤,一只眼睛也紧紧闭着周围全是血糊,灵活的带有尖刺的尾巴在胡乱甩着却没有刺中过目标,看起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可是范丞丞又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见其他人或者生物,也不知道能对这个怪兽造成如此伤害的到底是什么。他跳下矮墙,倚靠在墙根坐下,背后是怪兽的苟延残喘的怒吼,身前是摇摇欲坠的城市废墟,他下意识地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流了眼泪。

       他在悲伤,但他不知道自己在悲伤什么。

       身后忽然没了动静,然后是砰地一声沉重的肉体砸在地面上的声音,他愣了一会,慢慢起身走出了小巷。

       那头怪兽已经倒地,没有受伤的那只眼睛失去了光彩渐渐阖上,范丞丞恍惚有一种错觉,它在临死前看了自己一眼,带着些委屈和不甘,像是控诉。

       范丞丞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接着又被看到的景象再一次吓到。

       一个人从怪兽的脊背处走到头部,一个腾跃落到地面,向着范丞丞走过来,半边脸上溅了几条血痕。

       吓到范丞丞的不是这个人在落地的时候收起了背后黑色的翅膀,而是这个收起翅膀的人范丞丞很熟悉,甚至他醒来前两个人还勾肩搭背地回了宿舍。

       “找到你了,范丞丞。”那个人走到他面前,伸手掸落了他肩头蹭到的尘土,歪了歪头笑着对他说。

       “……蔡徐坤?”

       “怎么,见到我这么惊讶吗?还是你这次又想一个人打败怪兽后逃走?”蔡徐坤笑意更大了些,那一瞬间范丞丞以为自己看见了之前那个世界私下里还是会害羞的蔡徐坤。

       “打败怪兽后逃走?”蔡徐坤说的话范丞丞每个字都明白,但是这整句话他却是完全听不懂。

       “是啊,上回你不就是这么做的?可是,你逃不掉的,我们都逃不掉。”说这句话的时候蔡徐坤又向范丞丞面前走了两步,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铭牌。

       “……为什么逃不掉?”

       “因为我们是神,我们也是世人。”

       神爱世人,神也爱杀戮。

       自己造的杀孽不是爱一场就能消除的。

       身后的黑色羽翼展开,把他们两个人围在了中间,蔡徐坤轻轻拥住了范丞丞,在他的耳后印下一吻。

       范丞丞后背一阵刺痛,金色的羽翼破骨而出,比黑色羽翼更大的翼展小心地连同蔡徐坤的羽翼一起护住。

       “杀戮是我,爱是你。”

小沐

2018/3/25


评论(5)
热度(22)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