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懿平】寄梦(短篇完结)

#这可能是我产粮最快的一对cp了,之前根本没想过有一天我文里的主角会是这两位_(:з」∠)_

#内容衍生自剧中仲达寻至唐瑛处在外间睡下时希望义和托梦的情节,反正也甜不过他俩,OOC属于我

#群宣:【懿平天下】QQ群号603273403

       “义和?”

       司马懿看着不远处孤零零站在街边的孩子,一时有些怔愣。

       那孩子听见他的喊声回过头来,明亮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一个眨眼泪珠就从面颊上滚落下来。

       确实是他的弟弟,只不过是小时候的模样。

       “哥哥,父亲什么时候来看我呀?”杨平努力想忍住泪水,拼命地眨眼,吸了吸鼻子,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听起来软软糯糯的。

       司马懿走过去,杨平瞪圆了眼悄悄往后退了半步却又止住了步子,站在那里乖巧地任司马懿走到面前,擦干了他脸上的泪水。

       “不许哭,给外人看着像什么样子。”司马懿嘴上说着有些严厉,可手上倒是一如既往地温柔,擦完之后还轻轻点了点他的鼻子。

       “……嗯,不哭了。”杨平仰着脸看他,忽的向他张开双臂,扯起嘴角笑了,“哥哥,我们回家吧。”

       司马懿揽过他的怀抱,一路抱着他回府,分明他自己也没有比杨平高出多少,抱着他的时候杨平的脚尖还不时蹭到地面,可是杨平的手紧紧圈着他的肩,安心地靠在他身上,偶尔碰到他的脸颊还带着泪湿的凉意,脖子上的毛领扎得他有些痒。

       “杨叔叔临走时说了,得空就会来看你,但他自己也有事务要忙,不可能隔三差五就来,不然他也不会把你放到我们司马家。你刚来的时候我就同你说过,长兄如父,以后你要听我的话,不要随便乱跑,杨叔叔来我自会带你去见他。知道了吗?”司马懿惦记着刚才杨平泪眼汪汪地问自己的那句话,放低了声音慢慢说给他听。

       “嗯,知道了,我知道错了。”杨平的回答闷在厚厚的衣服里有些委屈,听得司马懿压下了还想教训他一通的想法。

       “下次再这样我可就直接打你了,嗯?”

       “好。”

       看到家门就在不远处,司马懿这颗悬着的心才放下。他从一大早知道杨平不见了急匆匆出来找,在城里转了大半天才找到人。出门得急,他连厚衣服都没有穿,这杨平离家出走倒是知道把自己裹得暖和些,回来这一路上司马懿被他那圈毛领弄得直痒痒。

       门口司马懿的父亲、大哥等人早就在候着了,看见两个人回来立马拿了大氅给他们裹上,一堆人簇拥着进了府。

       到了正厅,父亲让人给他们喝了驱寒茶暖了身子,便准备问清这来龙去脉。杨平看着脸色便要跪下开口说话,司马懿握了握他的手拉了他一把,趁着杨平愣住的功夫自己先跪下了。

       “父亲,此事是仲达有错,不该用杨叔叔要来探望义和为由骗他,使义和信以为真,误认为杨叔叔已到城内却迟迟不来,思念心切才自己跑出去的。还请父亲不要怪罪义和,惩罚我便是。”

       司马懿低着头也不知道杨平是什么表情,父亲也没有说话,他还想再说杨平却跟着在他身边跪下了,他扯了扯杨平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多言。

       “伯父,义和擅自出府也是不对,但仲达哥哥及时找到了我,还望伯父宽宥些许。”说着便低下头去行了大礼没有起身。

       司马懿闻言心里倒是有些喜悦,撇了撇嘴忍住笑意,也跟着磕下了头去。

       最后父亲也没怎么处罚他们,只是罚了司马懿抄书五十遍,对杨平只是训诫了一番也就罢了。

       司马懿老老实实地去屋子里抄书,父亲吩咐下人们除了一日三餐不必进去伺候,整间屋子里只偶尔听见书页翻动的声音。

       吱呀一声门响,来人带进来一股寒气走到他面前,司马懿以为是哪个不懂事的小厮皱了眉正要发话,抬头却见是杨平端着东西笑眯眯地站在面前。

       “你怎么来了?父亲不是说不让你进来吗?”司马懿放下笔,往边上挪了位置,把离火炉近的位置留给杨平,杨平也不客气地直接就坐下了,两个人手臂挨着手臂膝盖靠着膝盖地坐着。

       “我看你今天出来寻我穿得少,方才还咳了几声,伯父说除了三餐不能给你送吃的,也不准下人进来,我有点担心你会生病,偷偷去厨房找张姨又给你煮了姜茶,还拿了点吃的,打发走了外面的人来拿给你。”热乎乎的一碗姜茶端到他面前时还冒着热气,司马懿再一看杨平脸上还有些泛红,想是一路匆匆忙忙赶过来,这会连气都还没喘匀呢。

       他无奈地顺着杨平的背,又倒了杯茶给他,自己拿过姜茶喝下,撑着头看杨平三两下喝光自己杯中的茶水。

       “算你有良心,不过以后这种事还是别做了,要是被父亲知道总归不太好。这里以后也是你的家,父亲和我们都会好好待你的,我也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委屈。”他终究没忍住上手捏了捏杨平的脸,手感果然和想象一样好。

       “知道了。仲达,你抄这么多遍要抄到什么时候啊,要不我帮你吧,早点抄完我们就可以早点回去了。”杨平拿过司马懿搁在一旁的笔就要动手,被司马懿按住了。

       “不用,我们的字不同,到时候露出破绽吃苦的还是我。”

       “哦。”杨平有些不甘地放下笔,却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司马懿也不想再管他,自顾自继续抄书了。

       司马懿抄完一遍抬头放松一下脖颈,瞥见杨平居然还没走,正认真地握着毛笔写着什么,他小心地凑过去,看见杨平正对着自己的笔迹仔细临摹。大约是临摹了有一会了,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字倒确实有些像司马懿的字迹,他也不说话,笑了笑,坐回去开始下一遍的抄写。

       杨平后来趴在案上睡着了,手里还握着毛笔,下人来敲门送饭是司马懿轻悄悄地走到门口把饭菜端进来的,所以也没有人看见杨平在这里。

       他睡得不是很安稳,梦里还皱着眉头,司马懿猜想他可能还是在想念自己的父亲。冬天天色暗得早,屋里早就燃起了烛火,明灭的烛光印在杨平的脸上,倒有些令人看不真切。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司马懿从梦中醒来,睁眼看见陌生的屋顶,闻到隐约的香火味,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一场梦,梦见了他与义和小时候的一些事情。

       那年义和刚到他家,还不时会闹着想见父亲,就在冬天的某一天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他早上醒来发现义和的床榻上人已经不见了,问了下人也说不知道他去哪了,于是他就着急忙慌地就跑了出去满大街地找人,最后在离城门口不远的街上找到了哭成泪人的杨平。

       后来他替杨平担了错,杨平陪他在房间里抄书,再后来他们一起读书习武,他教会了杨平很多东西,杨平也会笑着和他说要在司马家住一辈子,他也曾以为他们不会分开。

       所以现在,他来找他的弟弟了,他只想要那个人永远好好地待在自己身边。

       他也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然后像小时候一样,只要他认错,就还是会带他回家。

       他的义和,只能由他护着。

小沐

2018/3/29

评论(15)
热度(174)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