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Newtmas】Heaven for You

#72小时Sangster生日联动

#欧美圈新人写手,请多指教!(感谢各位太太让我有机会参与这个活动)

#ThomasXNewt(前后无意义)

#灵感来自SPN迪恩在天堂遇见Ash,接TDC剧情,基本为Newt视角,OOC属于我

       Newt记不清自己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了,他每天的生活很安逸,不需要做什么多余的事情,不需要再逃跑,不需要再追击,当然也不会担惊受怕。

       只是他在看见Teresa也来到这里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难过。

       虽然Teresa告诉他Thomas应该很好,和活下来的其他人在一起。

       他现在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居然是发呆,实在无聊的时候会去找Chuck他们串门,Teresa也会不时地过来找他们聊天,不过他们好像很少会提到Thomas。

       Newt在这里的住所被他设计成了和在幽地时差不多的构造,Chuck和Teresa几个人第一次来拜访的时候都只张口说了一句“Wow”,然后拍拍这里的木门摸摸那里的吊床,看向他的眼神里都带着丝泪光。

       “那是我开始记得的一段日子,所以他们问我想把我住的地方弄成什么样子时,我脑海里第一个蹦出的画面就是幽地的那片营地,然后这里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了。”

       Newt端着自己不久前刚酿好的酒抿了一口,却因味道皱了眉,Chuck和Teresa等人也各自端着一杯酒坐在他身边。

       “God,我竟然觉得这酒没有Gally那家伙做出来的好喝。”Newt皱着眉把杯子放下了,Chuck已经在边上笑到打滚,只有Teresa一脸迷茫。

       “我觉得这个酒味道挺好的,Gally酿的比这个好喝?等等,他还会酿酒?”好吧,原谅她刚到幽地没几天就跟着大伙跑出去了,之后一路奔波也没机会好好了解这帮小伙伴。

       Chuck听这话笑得更开心了,几个翻身已经滚出去了好远,Newt也笑了,只是没有Chuck那么夸张。

       “对,他有独家配方,幽地里独他一份,很多人都喜欢,我们有活动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喝光他的酒,但我们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捣鼓出这玩意的。”Newt顿了顿,拍掉手臂上因为Chuck的大幅度动作带起的草屑,“不过Thomas好像不怎么喜欢,第一次喝了一口就吐出来了,表情非常痛苦地问我那是什么东西。”他的嘴角不再上扬,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端起酒杯大口喝掉了剩下的酒。

       “哦……我知道了。”

       之后他们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Chuck也已经笑够了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他已经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纠结为什么Gally不在这里了,Newt和Teresa轮流给他讲了他们离开迷宫之后的事情,说到Gally的时候Chuck起初也不平静,时间长了也就释然了,尤其是Newt说了后来Gally帮他们,他已经不再计较了。

       他俩走了之后Newt回屋,摸了摸自己锁骨的位置,想起最后那些模糊不清的回忆,低声说了一句,“Tommy”。

       Tommy,我希望我们很久之后才会见面。

       避风港小屋内沉睡的Thomas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梦中的他安心地笑了,含糊地呢喃着Newt的名字。

 

       Newt真的在那里等了很久才再次见到熟人。

       “Vince?”

       Newt只是闲逛,然后看见了一个站在那里看起来还有点迷茫的男人,他认出了这个人。

       “……Newt?”

       Vince看起来比Newt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稍微苍老了一些,但是Vince告诉他自己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八十多岁了。Newt很想问他其他人的情况,但是看得出Vince还在努力地适应这个地方,便忍下疑问跟他说了很多待在这里需要注意的事情。

       Newt走前Vince向他表示了感谢,“重回年轻是好事,只是我内心这个老家伙还不太习惯,不过感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是……还是和那时候一样是个好孩子。”

       “难得遇见熟人嘛,你知道我比你早来了这么长时间,这里认识的也就Teresa他们几个。嗨!我正准备回去了!”Newt招手和路过的几个人打招呼,“还有这些才认识的人。看见熟人当然要帮一把嘛。等你住习惯了就多出来走走,也可以去我那看看!”

       “好,当然!”

       Vince去Newt那里的时候正好其他人也都在,Newt互相介绍他们认识,还带Vince参观了一下他的住处,顺便跟他说起当初在幽地的事情。Vince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了解这帮孩子逃出来之前的生活,一直听得很认真。

       等到参观完回到众人身边,Newt给他拿了一杯酒,心里想着现在该是时候了。

       “Thomas和Minho他们怎么样了?”Chuck迫不及待先开了口,Newt看了他一眼,咽下了自己的问题。谁问都一样。

       Vince喝了一口杯中的酒,略带赞赏地点了点头,向Newt举杯示意这酒不错。

       “哦,他们都很好,大家都在避风港里生活地很好。”

       “Thank God!”Teresa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Newt的表情也不易察觉地放松了下来。

       “You definitelyshould thank HIM,and you are in HIS place now。”Newt愉悦地和Teresa碰杯并且打趣她,甚至在喝酒的时候他的嘴角都是翘着的。

       Vince慢慢地和他们说了当年他们一伙人到达避风港之后带领大家重振生活的事情,说了那块石碑,说了大家努力活下去,说了他们几年后尝试返回旧大陆,说了他们后来费尽千辛万苦研制解药并且成功,说了他们有部分人重回旧大陆帮助重建家园。

       他说的这些事情里大部分都能听到Thomas的名字。

       “不得不说,Thomas真的是个很好的领导者,他总是能让大家鼓足劲跟在他后面往前冲,不管前面遇到什么,他好像都能带领大家克服。”Vince的表情带着一股毫不掩饰的欣赏,在座的各位也都点头表示同意。

       Newt只是晃了晃杯中的酒,想起了Thomas第一次无畏地冲进迷宫带着Minho和Alby回来,想起他后来一次又一次冲进迷宫,最后带着大家跑了出来。他一直都相信,Thomas能够成功,他愿意跟着他,无论去向哪里,他都相信他的Thomas。

       而现在,事实告诉他,他是正确的。

       “Thomas和Minho他们回过一次你们出来的那个迷宫,在旧大陆的秩序基本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他们想去看看留在那里的人,当然他们都已经不在了,于是他们只是带回了一些曾经的物品。”Vince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了一眼Newt,Newt有些莫名其妙。

       “他们还尝试一一找到你们,在离避风港有一段距离的一个林地把你们都葬在了一起。只是,对不起,Teresa,他们没能找到你……”Vince有些歉意地看向她,Teresa笑着表示自己明白。

       Vince后来也会经常来找他们,毕竟在这里的时光太漫长,怎么消磨是个需要考虑的大问题。他把之后的一切都仔细地说给他们听,Newt便一遍一遍在脑海里想象Thomas是怎么带着大家完成这些事情的,他甚至能猜到Thomas脸上会是什么表情,他面对大家的时候会说些什么。

       他永远记得跑出迷宫的最后,在所有人一起面对Grievers之前,Thomas看着他对大家说“Weget out now or we die trying”的那个表情。

       “Yes, I’m with you.”他当时也在心里回答说。

       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他依然在努力回忆他最后阶段的那些场景,但是却始终是破碎的,斑斓的,Thomas扶在他腰间的手,他挥向Thomas的拳头,他扯下那封信交给Thomas,匕首扎进胸膛后Thomas不知所措的表情。

       不过,这些都会有人告诉他,有人会贴着他的耳畔向他描述当时发生的一切,有人会轻轻抚摸他胸口受伤的位置向他倾诉那一刀扎得有多深,有人会在这里陪他度过这漫长无尽的天堂时光。

 

       那是又很久之后的某个时间,Newt刚刚把新酿的酒封好放进储藏室,倒了一大杯水准备去院子里歇一歇,然后他看到门口站了一个人。

       那个人在看着他笑,脖子上挂着一个他很熟悉的项链。

       “I’m home, Newt.”

       于是他也笑了。

       “Welcome home ,Tommy.”

                                                                                                             小沐

                                                                                                   2018/5/13

评论
热度(21)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