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磊伦】学长,我可以亲你吗?(短篇完结)

#私设:大一新生吴磊X研一邓伦,前后无意义,不喜勿入

#写完发现和自己的脑洞差好多,很bad

#磊伦群请戳QQ群号:785616316


       “哇,你看那个学长真的好帅哦!”

       “真的真的!而且个子也高!”

       “啊啊啊他笑起来好好看!”

       吴磊跟着学长往宿舍楼走去,自己的一个行李箱还在学长手中,然后他就听见了很多这样的话,伴以路过女生一脸的兴奋。

       于是他也侧过头去打量走在自己前面半步的学长,再看了看周围不时走过的一些男生,觉得这位学长确实比其他人好看了些。

       邓伦可不知道这位学弟在想什么,他只是烦恼在开学的日子被系里老师抓了壮丁来引导新生报到,害他不能安心窝在宿舍睡觉打游戏。

       九月的天气还揪着夏天的尾巴,闷热一直不肯散去,邓伦琢磨着把这位学弟安排好就开溜,赶紧回到宿舍凉快去,晚上还要跟之前的同学一起出去吃饭。

       脑子里想着别的事情的后果就是邓伦领着学弟走错了路,吴磊翻看手里不久前拿到的校园地图再看看四周的建筑,拍了拍学长的肩。

       “学长,我们是不是走过了?”

       “啊,什么?”邓伦这才回过神刹住脚步,茫然地看了看,“哦”了一声,“那我们往回走吧。”

       新建的宿舍楼都一样,分不清也很正常嘛,邓伦给自己找借口。

       吴磊笑了笑,“学长你是不是对这里也不熟啊?”

       “是啊,啊,不是,这边的宿舍楼是新建的,我大学那会这里还没建好,后来也不怎么往这边来。”

       两个人说着话就走回了正确的地方,邓伦一路嘴里念着吴磊的宿舍门牌号找到了他的宿舍,进去帮他放好行李,顺带还参观了一下新宿舍,告诉他一些生活方面的注意事项,看着差不多了就准备离开,结果被吴磊叫住了。

       “学长,加个微信呗,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请教你。”

       邓伦也没多想,互相交换了微信他就走了。

       邓伦回来之后也没把今天的事放在心上,晚上和本科的几个同学出去吃饭回来有些晚了,躺在床上刷朋友圈就看见吴磊最新更新的消息。

       “大学第一天!”配图是几张校园的照片还有宿舍里另外几位舍友模糊的身影。

       邓伦随手点了赞,去洗完澡出来就看见消息提示,点开来发现是这位学弟。

       “谢谢学长今天的接待!”

       “不客气!新生活适应得怎么样?”

       两个人一来一往随意聊着,话题从大学生活说到上课,又说到课余活动,不知不觉连兴趣爱好和一些生活习惯都交流了。

       邓伦的舍友戳了戳一直捧着手机的他,“聊什么呢看你一直打个不停,莫非是今天迎新生勾搭上哪个学妹了?”

       邓伦白了他一眼,“想什么呢,一个学弟,我在给他传授经验呢。”

       舍友顿时没了兴趣,悻悻地走了。

 

       大一新生报到之后就是军训,吴磊看着站在队伍前面的辅导员心里有些莫名的高兴。

       邓伦再不情愿也还是老老实实换了辅导员制服和另外一个同学一起去了操场。站在太阳底下他整个人都快要焉了,还要强打起精神做自我介绍,配合教官监督军训。

       他走到吴磊面前时只多看了他一眼,让大家不要做小动作,接着便继续踱步走去了阴凉处。

       短暂的休息时间有同学围到他们身边和他们说话,自然邓伦是备受关注的一个。同学们像调查户口一样大胆地问起了他的籍贯年龄爱好,以及重点是有没有女朋友。邓伦笑嘻嘻地把话题绕了过去,内心里一万个拒绝又不好表现在脸上。

       吴磊突然缠着教官想让教官展示一些格斗技巧,三言两语磨得教官同意了,好奇的同学们呼啦啦又围到教官旁边,邓伦身边一下清净了,他松了口气,灌了好几口水。

       这些小动作都被吴磊看在眼里。

       辅导员每天几乎和新生一样的作息时间,有时候为了整顿纪律起得比他们还早睡得比他们还晚,比自己当初军训时甚至都要累一些。

       所以偶尔早上集合时吴磊会看到偷偷躲在一边打哈欠的邓伦,就寝前在宿舍间晃晃悠悠的邓伦,晚上训练时会走神的邓伦。

       因为吴磊同他接触得早,遇到问题他也会找邓伦帮忙,一段时间下来他的几个舍友和邓伦的关系也不错,所以来宿舍查寝时邓伦待在吴磊他们寝室的时间会长一些,检查时一些善意的提醒也让他们避过了一些小错误。

       夜间紧急集合的铃声响起时吴磊迷迷糊糊的,根本没反应过来,舍友推了推他让他起床,他眼睛都没完全睁开就开始套裤子,把上衣胡乱一穿爬下床,邓伦正好挨个寝室催促走到他们这间。

       他一看吴磊的外套还没穿上就想急急忙忙往外跑,于是拽住他胳膊拿过搁在床边的外套就示意他把手张开,吴磊乖乖照做,任邓伦帮他穿好外套又绕到他身前扣了几颗纽扣,拍拍他的肩让他边走边把剩下的扣子扣好。

       九月中旬的夜晚起了些凉风,吴磊被这冷气一惊就清醒了,摸了摸自己的外套眼神对上了站在队伍前方的邓伦,冲他笑了一下。

 

       军训快接近尾声的时候班里出了件事,邓伦听见有人跟他说班上男生跟人打起来了,他一听心想这不得了,赶紧就去了现场。

       吴磊扶着自己的一个舍友站在一边,另外两个舍友看上去有些擦伤,对面也是几个男生杵在那,不过似乎没有受伤。

       邓伦先是问了他们有没有事,才转过身来询问事情经过。吴磊他们的叙述加上围观同学的描述,事情基本清楚了。对方是一群大三的学生出去聚会酒喝多了,吴磊他们准备去球场打球半路玩闹着球不小心砸到了对方其中的一个人,那个人发酒疯扣着篮球不还,吴磊的舍友道歉他们嫌态度不好,一来二去两边争执不下就动手了。邓伦再三确认是对方先动的手,便让吴磊他们先去医院,他留下来处理。

       对方的辅导员一时还没有赶过来,对方酒也只醒了一半,看见邓伦让他们走又开始不乐意了,酒气上头居然扯着邓伦的衣领说要给个说法,吴磊见状上前想掰开那人的手,那人紧扯着不放,勒得邓伦的脸都有些涨红。

       双方僵持间校警赶到了,简单说明情况之后就把他们一行人送去了校医院。几个人都是轻伤,吴磊的额角有些淤青,医生给他涂了化瘀的药膏,又看了看邓伦的脖子告诉他没有大碍,勒印很快就会消了。

       医生去处理舍友的伤口去了,两个人坐在急诊处的长椅上都不说话。吴磊转头看了看邓伦脖子上的红印,因着他皮肤白的缘故,几道浅红的印痕显得非常明显,吴磊不自禁伸手碰了碰,邓伦一惊,侧头看他。

       “学长对不起。”

       “不怪你,你跟喝醉的人不能讲道理。”

       毕竟是动了手,后来几个人还是被要求写检讨,吴磊坐在辅导员的办公室里对着空白的稿纸发呆,一抬头就看见邓伦坐在窗边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脖子上的痕印已经完全好了,临近傍晚的阳光斜斜地打进屋内,邓伦眨了眨眼,吴磊突然在想,如果自己是阳光里的尘埃,是不是就能亲吻到他的睫毛。

 

       军训最后一天前的那个夜晚,大家提议举办个教官的小型欢送会,于是所有人带了些零食饮料一起去了校园的一处小山坡。

       起初是几个同学自告奋勇准备小节目,唱歌跳舞一番热场之后不知是谁起哄大家开始怂恿辅导员表演,邓伦就被一群同学推到了场地中间。他想着反正难得大家一起玩一次,推辞了几句之后也就松口说那就唱首歌吧。

       邓伦唱了一首《心动》,有同学手快在手机里放了伴奏,只是手机音量在室外显得很小,越发突出了他的清唱。

       大家都不知道原来邓伦唱歌这么好听,一时间安静下来认真听他唱。

       不远处路灯的灯光散到此处已经很弱了,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很朦胧,他略有些清冷的声音飘在空气里,如歌名一般让人心动。

       吴磊其实看不太清此刻邓伦的表情,他只是轻轻捂住了胸口,感受那种心动。

       欢送会的最后众人拿出了准备好的蛋糕,切蛋糕毫无意外地演变成了涂蛋糕的混战,夜色昏暗中也分不清是谁,但是大家很有默契地一起针对起了教官和辅导员。

       吴磊凑到邓伦身边的时候邓伦脸上已经被糊了不少奶油,他正努力地想要离开“战场”,吴磊就勾着他的肩膀把他带到了一边。

       “学长你这样子很狼狈啊!”吴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上手帮他擦掉脸上的奶油。

       “他们都冲着我,我躲都躲不开有什么办法。一会回宿舍肯定要被他们说了,跟一帮小孩一起胡闹。”

       “我不是小孩。”吴磊的手不小心也蹭到了他脸上的奶油。

       “什么?”邓伦没听清吴磊刚才小声说了句什么,他看见那边还剩了点没动过的蛋糕。

       “没什么。”吴磊没注意到邓伦的动作,然后猝不及防被他糊了一脸蛋糕。

       “不能只有我一个人遭罪!”邓伦说着就逃开了几步,一脸坏笑地看着吴磊。

       吴磊又好笑又无奈,之前他怎么没发现学长居然这么可爱?

 

       军训之后他们也一直保持联络,邓伦这一学年都会担任他们的辅导员,所以还是会经常见面的,吴磊也会不时就拉着邓伦出去玩,美其名曰学长带学弟熟悉周围环境。

       吴磊生日快到的时候邓伦干脆直接问他有什么想要的礼物,或者喜欢的东西,吴磊没回答,只是跟他说生日的时候再告诉他。

       生日那天他特意约了邓伦出来,咖啡馆有特设的隔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学长,你之前问我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

       “是啊,你没告诉我。”

       “现在可以告诉你了。”

       “是什么?”

       “我只要一个回答就好。”

       “你说。”

       “学长,我可以亲你吗?”

       半分钟后,他得到了一个带着咖啡香气的吻。

       “随时恭候。”

       ——END——

       小沐

       2018/5/30


评论(7)
热度(120)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