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磊伦】戒烟(短篇完结)

#现代背景,OOC属于我,本人今天魔鬼警告

#其实我真的只是想写为爱(……)戒烟和烟吻这两个梗,然后码了5000+……

#配合BGM:戒烟-李荣浩 食用,顺便感谢我家兰居的“大力”支持,欢迎小红心小蓝手以及评论

#磊伦群请戳QQ群号:785616316

#本人文章产出目录

       邓伦站在小卖部的收银台前,眼神扫过透明柜台下摆着的几包香烟,小卖部老板坐在收银台里面翘着二郎腿玩着手机。

       同事从货架中间走出来,拍拍他的肩,“怎么,想买烟啊?我记得你不是不抽烟吗?”顺手把选好的几袋零食和矿泉水啤酒放在了收银台上。

       “对啊,已经戒了好几年了。”邓伦收回视线,冲着同事笑了笑,率先走了出去。老板漫不经心地拨了拨那堆零食瓶罐,在计算器上按了几下,报了一个总价。

       外面的太阳有些晒人,邓伦站在屋檐下,隔着口袋一层薄薄的布料碰了碰裤兜里的打火机。

       戒烟好几年了,但他依旧一直随身携带着这个打火机,像是在时刻提醒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不抽烟还是为了过去的某个人。

       同事拎着塑料袋出来,两个人并肩往入住的宾馆走去。邓伦这次是和项目主任以及这位同事一起来出差,公司想投资在这附近的一个度假村,他们是过来实地考察的。这片山头虽然风景还不错,但毕竟还未经开发,游客不多,许多设施都很落后,邓伦他们出来找了一圈才看到这一个像样的小卖部。

       明天对方酒店集团的度假村项目负责人才会到,这个村上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饭后他们只能待在宾馆里玩手机或者看看电视打发时间。邓伦和同事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他找到白天的那个小卖部,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包烟。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出来买烟,他不碰这个已经好些年了,只是莫名地他有些怀念这个气味。

       口袋里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邓伦皱着眉按下了接听。

       “喂?”

       “……”

       “喂?哪位?”

       “……伦哥。”

       熟悉的声音透过电波传过来已然带了疏离,邓伦却还是一下就听出了。

       “吴磊。”他把烟收进裤子口袋,站在路边的灯光下低着头,他以前很少喊那个人的全名,总是“磊磊”或者“弟”这样亲昵地称呼对方。

       电话两端的人都沉默着不说话,邓伦心里有些没来由地烦躁,抬头左右瞧了瞧,微眯着眼看冲着路灯扑火的飞蛾。

       这飞蛾真傻。

       邓伦吸了吸鼻子,另只手掏出打火机“嗒”地摁出了火苗,手指一松火苗又灭了。

       他自己也挺傻的。

       他仿佛忽然间不能再忍受耳边传来那个人的呼吸声,又一次摁灭了火之后打破了沉默。

       “你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也没什么事,那再见吧。”

       邓伦连再见也没说就挂断了电话,泄愤一般用力按上挂断键,手机的通话界面收起看不见了。

       他原来都是后挂电话的那一个,最后一句再见通常也都是他说的,但是他和吴磊的最后一句再见却是吴磊先开的口。这股憋屈他好像一直藏到今天这通电话才发泄出来。

       烟戒了,但还有些东西放不下。

 

       第二天他们突然接到对方的通知,说让他们入住已经落成的度假村酒店,以方便更深入地了解。项目主任对这个计划外的安排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这种好事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三个人自然干脆利落地收好了行李随着接待人员去了酒店。

       这一住就把原先只安排了三天的考察期间拖长到了一周,对方的项目负责人尽心尽责地带着他们绕着这附近大大小小能被称得上是景点的地方都转了个遍,邓伦都快能记下这几座山头有多少温泉和上下山的所有道路了。

       整个度假村目前还只有酒店是已经落成能使用的,其他配套设施还在建设当中,邓伦他们参观了一圈,顶着七月份的大太阳边拍着照片边做记录。邓伦每天回到房间整个人都被晒得浑身通红,倒没怎么见黑,反观同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不止一个色号,他每天都要听见同事的惨叫和对他的羡慕嫉妒恨。

       那个陌生号码每天在他结束工作之后半小时左右准时打来,邓伦第一天赌气般没有接,他当天便也没有再打来。后来邓伦还是会接电话,只是很少说话,吴磊也不在意,喊完“伦哥”之后简单地问他今天工作忙不忙累不累,吃得好不好,那边天气怎么样,邓伦都是敷衍含糊地应了,也从不问吴磊的任何事,最后挂电话时再也不说再见了。

       考察结束的那天他们早早地回了酒店,对方安排共进晚餐,让他们早点回来做准备。三个人回来换了身规矩的衬衫,就等着酒店的通知。

       邓伦端着水杯站在落地窗前,手机被放在了离他很近的玻璃矮几上,打火机在手里把玩着。室内空调开得很足,他不时瞥一眼毫无动静的手机,打火机在手指尖快速翻飞,依旧觉得有些难耐的热,便顺手又把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

       已经回来快一个小时了,那个人还是没有打电话来,邓伦不知道自己是在期盼他打来还是希望他不要再联系。总之是心里烦躁得很。

       水杯里的水喝完了,他放下杯子看见了搁在手机旁的那包香烟,伸手拿了起来。香烟是很便宜的一个牌子,隔着塑封的外包装都能闻见劣质的烟草味,比他以前抽的那些差远了。

       吴磊喜欢看他抽烟,但不喜欢劣质难闻的烟草味,后来他干脆戒了烟,吴磊却跟他说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抽烟,无论是谁。邓伦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笑到让人呛出眼泪的那种。

       分手那天他报复一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抽完了一整包的烟,整个房间烟雾缭绕,全是那股吴磊说还挺好闻的烟味,他盯着烟灰缸里的烟灰和烟头,冲进厕所吐了个昏天黑地。从此再不碰烟。

       沉浸在回忆里的邓伦被手机铃声打断,他迅速拿过手机一看号码立刻就按下了接听键。

       “喂?”声音里的急切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哥,你难得先开口。”吴磊似乎是笑了,低低的笑声从手机传到邓伦的耳朵,震得他胸膛也跟着发颤,随即让他一下冷静下来。

       “……有事吗?”

       “有。”回答完吴磊却是一阵沉默。

       “有事就说。”手指来回拨动着香烟外包装上用来拆封的那条银线线头,没发觉自己露出了一点笑容。

       “哥,你还想见我吗?”吴磊这句话说得很小声,但是邓伦听清了。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想又怎样呢,都过去了。

       “……不知道。怎么,要是我说想,你还能立马跳到我眼前啊。”

       “能啊!”吴磊的语气都带上了丝雀跃。邓伦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他也就是随口一说。

       当天的晚饭就安排在了酒店的宴会大厅,反正如今也没有游客,偌大的酒店不算对方集团的自己人,统共也就邓伦他们三个人住着,加上他们是可能的投资方,自然是享受到了最好的待遇。

       邓伦一直不擅长应酬,他连酒都喝不了几口,如今连烟也不抽,席间就只是不时地搭个腔,没话说的时候端着酒杯喝果汁安心吃菜。

       酒过三巡一桌人已经聊开了,话题已经从度假村项目扩散到了现今的旅游业发展和经济形势,对方负责人递过烟来,项目主任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没找到打火机,邓伦适时地凑上去给他点了火,坐回座位的时候同事拍了拍他的肩。

       “不抽烟你还随身带着打火机呢。”

       “我就随手往兜里一揣,没想到还派上用场了。”同事还没看清那打火机的样子邓伦就已经把它收了起来。

       邓伦借口去洗手间溜出来透气,在宴会厅外面的走道左拐右绕挑了处没人的地方站着。负责人的品位很好,拿出的香烟很有档次,气味也好闻,但是邓伦还是有些受不了。

       他摸出临走前被他胡乱塞进口袋的那包烟,几下拆了塑封,熟练地抖出了一支烟夹在手上。

       “谁说的,我一点也不喜欢抽烟,也不喜欢别人抽烟。那么呛人还对身体不好,有什么好抽的。哥你放心吧,我已经和他分手了,过两天我就回公司。”

       他想起分手那天吴磊收拾行李时的这通电话,三年前的那些震惊、难过、讽刺又似乎悉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

       “伦哥!”身后有人喊他,他一个激灵碰掉了手中的那支烟,错愕地回过头。

       分手之后再也没遇见过的吴磊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身干净的白T牛仔裤,嘴角噙着笑地看他。

       “磊磊?”邓伦下意识地喊了旧称。

       “伦哥之前说想见我,我就立马赶到你面前啦。”他几步走过来,捡起了掉落在地的那支烟。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邓伦一时还没搞清楚状况,一动不动地任凭吴磊收走了握在手里已经有些变形的那包香烟。

       “我一路问了几个服务员找过来的,伦哥你还是那么会躲。”

       “哦……不是,我是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边出差的。”

       “……哥,这度假村是吴氏旗下的啊。”

       邓伦这才想起来,面前这位可是吴氏集团董事长的小儿子,当年来他们单位实习只是他自己想出来历练,迟早还是要回自己公司的。

       他往后退了半步,后背贴上了露台的金属栏杆。难怪他能每天掐着时间给自己打电话,今天说出现就出现在这里,当初一直在他的面前以初入社会的实习生身份自居,都让他忘了他到底还是富商子弟。了解他行程的这种事动动嘴皮子他就能知道。

       邓伦再一次地觉得自己被骗了,他想起每天吴磊都要问他今天工作怎么样忙不忙都觉得虚伪,偏自己还又一次次地心软了。他一把推开站在他面前的吴磊,头也不回地走了。

       吴磊全程没有出现在宴会厅,他似乎真的就只是要兑现那个承诺一般来看邓伦一眼。邓伦晚上入睡前才反应过来吴磊把他的烟拿走了,他想也不想就一通电话打给了吴磊。

       “我们都分手三年了你管我还抽不抽烟啊!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话一出口就愣在了当场,他觉得自己是魔怔了才会打这个电话,匆匆忙忙就想挂断,那边吴磊却说话了。

       “要是我们不分手了我是不是就可以管你了啊?”吴磊那边的背景听起来很安静,所以他的声音一字不漏地传了过来。

       “……晚了!”他也不听吴磊的回应就立马按掉了通话,然后还把那个打火机用力地塞到了枕头下面。

       他一定是脑子有病才把这个吴磊送的礼物一直随身带着,明天就去把它扔了。他这样想着,脑海里翻来覆去当年两个人在一起时的回忆,慢慢睡着了。

 

       他拿了包速溶咖啡拆开倒进杯子里,饮水机里的水还没烧开,他看了眼外面办公桌前认真工作的吴磊,正好对上他的视线。他放下杯子,离开茶水间去了顶楼露天休闲区。

       一支烟才抽了两口有人就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腰,顺势在他侧脸亲了一口。他一惊,立刻回头看身后是否还有别人,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狠狠拱了吴磊一下。

       “你注意点。”食指和中指夹着烟往嘴间一抿,微微张口吐出轻烟,烟雾缭绕在他俩靠得很近的呼吸之间,吴磊皱了皱眉。

       “哥你少抽点吧,毕竟对身体不好。”

       “怎么,上回你不还跟我说觉得我抽烟的样子特好看吗,现在又来担心我会英年早逝留你守寡啦?”

       “呸呸呸,别乱说。你要是生病,那我这天天跟在你旁边吸二手烟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大不了就一起不好呗。”吴磊说着就吻了上去,尝了一嘴的烟味。

       邓伦的一口烟被他堵在了嘴里,烟气从两人唇舌纠缠时嘴唇间的缝隙丝丝溢出,轻烟缥缈的,掩住了他俩的神色,徒增了几分朦胧。

       一吻毕,已经没剩多少的烟燃到了底,再晚一点就会烧上邓伦的手指,吴磊伸手拿过烟头摁灭,邓伦似乎才回过味来。

       “你没呛到吧?”

       “没有。”

       “下次别这么做了。现在在公司,我们还是收敛点的好。”邓伦拉了拉自己的衬衫下摆,把刚才弄出来的褶皱抚平,又帮着理了理吴磊的衣服。

       “那你刚才在茶水间看我那一眼难道不是想叫我上来做这种事的吗?”

       “……不是!回去了!”他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等他再睁眼已经天光大亮了,床头的闹钟在响个不停,他伸手按掉,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梦,还偏偏就梦见了这么一段。

       起床收拾行李的时候他还是把那个打火机收进了口袋,然后把吴磊的手机号拉黑了。

 

       正式和吴氏集团签约的时候邓伦也被拉去了现场,意外看见吴氏集团的签约人中有吴磊,吴董事长还当场宣布这个项目以后由吴磊负责。

       结束之后吴磊径直朝邓伦走过来,握着他的手说“合作愉快”,邓伦碍于现场众人,非常官方地回了礼。

       之后的晚宴邓伦自然是跟着参加了,他在一开始跟着项目主任到处结识了一圈之后就端着杯子走去了角落,不料还是被吴磊找到了。

       两个人站在那也不说话,就只是安静地看着场内。邓伦敏锐地闻见了吴磊身上的烟味,皱眉问他是不是抽烟了。

       吴磊笑笑不回答,拿过邓伦的酒杯和自己的一起放下,抓住他的手腕就把人带走了。同上次一样,吴磊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站定之后还没等邓伦反应就欺身吻了上去,趁着邓伦迷糊的劲舌尖就顶进了他的嘴里,一下一下轻轻舔着邓伦的舌尖,复又咬了咬他的下嘴唇。

       邓伦被嘴上的轻微刺痛惊醒,猛地推开了吴磊。

       “我们分手了!是你甩的我你记得吗!”邓伦气极想笑。这人当他是什么,以为三言两语一个吻就会乖乖回到他身边吗?

       “这下你知道我有没有抽烟了。”吴磊像是没听见他刚才那句话,还在笑着回答他刚才的问题。

       邓伦下意识舔了下自己的嘴唇,发觉没有半点烟味之后简直对刚才自己突如其来的关心后悔莫及。

       “是。是我多嘴。”他绕过吴磊就想走,手臂却被吴磊一把抓住。

       “哥,我不想分手了。你还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邓伦仰头看着顶上不远处的过道装饰灯,忽然笑了。

       三年前的感情是一场游戏,三年后的求全是一个笑话。

       三年后的吴磊还是和三年前一样,对待感情的时候幼稚而且想当然,玩笑和谎言堆砌的爱情虚伪至极,他到如今终于是彻底看透了。

       吴磊不过是仗着他会心软。

       可是如今,再心软他也不会回头了。

       他用力把自己的手抽出,背对着吴磊掏出口袋里的那个打火机,当着吴磊的面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给了他答复,然后再无留恋地离开了。

       “三年前我把烟戒了,顺便把你也戒了。”

       END

小沐

2018/7/8

碎碎念:文中当年他俩分手其实不是只有一个原因,性格、观念、习惯等方面都有,伦哥已经明白过来他俩走不远,但是磊磊还没有,至少在没有改变之前是不会有结果的。感谢阅读!

评论(13)
热度(66)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