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刚好遇见你 4

第四章
        不得不说,好看的人运气值大概也和别人不一样。
        刘昊然正对着刚拿到手的军训宿舍安排表傻笑,然后乐呵呵地跑去教室把它贴到了通知栏里。表上106宿舍的名单里刘昊然后面紧挨着的就是王俊凯。忽然刘昊然就有点不讨厌班主任了。
        第三周周一早上全员集合之后就被拉去了军训的学校,第一个安排是整理宿舍。因为学校基本专供军训和其他类似活动,所以宿舍装修很简单,除了几张上下铺和柜子并没有太多其他的家具。男生的行李也很简单,摆放好洗漱用品换上军装准备地也就差不多了。上下铺是已经安排好的,刘昊然三两下爬到上铺换好衣服下来就看到下铺的王俊凯正弯腰整理衣服,军装有些宽松,弯腰的时候显出了背部的轮廓,看着有些细瘦。他忽然就想起一件事。集体住宿意味着公共澡堂。
        正愣神间,王俊凯已经整理好,只是有些皱眉地看着自己的床铺。他回过头见刘昊然正看着自己,忽然开口问:“班长,你晚上睡觉老实吗?这床的动静好像有点大。”
        “啊,还行吧,我睡觉的时候尽量注意,不过可能今晚上得适应一下。”意识到自己在看什么的刘昊然强装镇定,王俊凯却瞄到了他飘红的耳尖,心中偷笑。
        “你之前住过宿舍吗?这样的会不会不习惯?”集合时间还没到,几个人就聚在一起聊天,不过大多数时候刘昊然的问题都是抛向王俊凯的,谢清远破天荒的没有缠着他,倒是和陈苏木挨得很近在说话。
        “刚去美国读书的时候住校过一段时间,不过两边的环境不一样,而且我们现在只是暂时过来军训的,克服一下就好啦,也没什么。”大家七嘴八舌聊开了,王俊凯的话也多了起来。朝夕相处的时候是很容易了解一个人的,也是很容易拉近距离的,熟络之后的王俊凯渐渐显现出了和之前的形象有些不同的样子。
        比如害羞的王俊凯。列队的时候教官指挥学生们按高矮站位,路过王俊凯的时候忍不住退回几步站到了他面前上下打量,“同学,你也是这个班的?”在得知他确实高一新生后还是有些难以相信,走到下一个人面前的时候还在嘀咕,“这新生长得太显小了,太有欺骗性”,王俊凯的脸大概是大热天的缘故显得更红了。
        比如调皮的王俊凯。谢清远在教官指导如何制作“豆腐块”的时候没有认真听讲,回宿舍实践的时候只能“不耻下问”,结果王俊凯告诉他步骤之后还叮嘱他连床垫也要一起折好,后脚进来的刘昊然看着他折腾得满头大汗憋笑到快内伤,后知后觉的谢清远碍着刘昊然“警告”的眼神也没有把他怎么样。
        比如细心的王俊凯。军训的时候午饭是班里的同学轮流负责的,饭菜都需要他们盛好等同学们来食堂就餐,几次下来他注意到了同桌吃饭的同学的大致食量,自己去盛饭的时候就会注意控制,尽量减少剩食或者不够的情况。午休结束去训练舍友有时候会匆匆忙忙,他经常提醒他们穿戴和带好物品,或者直接帮他们准备好水杯。
        再比如,有洁癖的王俊凯。这一点是刘昊然自己观察发现的。一开始他以为王俊凯只是有些不习惯硬板床,因为第一天铺床的时候他把床铺擦了几遍,还想着垫些衣服上去。后来刘昊然发现,他午休的时候很不喜欢这么直接倒床便睡,大汗淋漓的时候更是恨不得立马奔去洗澡,隐隐对配备的用品透露出一股嫌弃的味道,他终于忍不住在一天中午舍友们几乎都沾床就睡而王俊凯刚刚擦洗完回来的时候偷偷问他,王俊凯才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承认了。刘昊然仿佛觉得自己得知了一个你知我知反正只有我们俩知道的秘密,以致后来他无意间得知周围好友早就知晓的时候脸部表情非常精彩。
        当你了解一个人越深还越想了解更多的时候,恭喜你,你已经陷进去了。这句话非常适合现在的刘昊然,他每天都在期盼能看到更多不一样的王俊凯,即使每次在饭桌上逗弄对方对方都置之不理,甚至还摆出一副“你再逗我我就要炸毛了”的表情,他依旧乐此不疲。只是他没发现,王俊凯也会在他注意不到的时候偷偷看他,在他从上铺探头跟他说话的时候一边装着不想搭理一边心里却被大型犬逗的傻笑。
        论撩与反撩谁技高一筹,其实结果早就预示了。
                                                                                         小沐
                                                                           2017/4/2

评论(2)
热度(39)
  1. 这里是慕离小朋友沐清浅 转载了此文字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