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昊凯】浪漫开场(短篇完结)

#给 @中二孩子的中二麻麻 的生贺,生日快乐!!!希望以后还可以一起过很多个生日!!!最重要的是要健康!开心!烦恼通通没有!爱你!

#文里我大概把你的一家老小(……)都写进去了【doge】算是圆了之前我们说过的那个脑洞的的三分之一吧……其实这大概就是个一见钟情的故事

#本人文章产出目录


       酒吧里的人都知道,有个男的在追王俊凯。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王俊凯不喜欢他。

       王俊凯早就百八十遍地和他说明白讲清楚了,那人像是从未听进去,依旧我行我素,只要是王俊凯的场必定带着人来捧,鲜花礼物酒水一样不少,王俊凯悉数退回,到最后实在厌烦,也再懒得同他讲理,并不管他来去了。

       酒吧里其他人也觉得好玩,还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死缠烂打的,明里暗里被打脸多少次了第二天依旧没事人一样巴巴凑上来,照着酒吧吴老板的话说,那是王俊凯生得太勾人,男男女女都不放过。

       王俊凯从吴老板身边经过,狠狠撞了他一下,吴老板刚端到嘴边的酒洒了一身,他“啧”了一声,对这小子也没办法。

       王俊凯提了提肩上的吉他,斜睨了他一眼,“我可没你家那位勾人,上回人家对象可是都追到这店里来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和家里那位吧。”

       说起这事吴老板就来气,但上次那确实又是误会,家里那位打不得又骂不得,这小祖宗他也惹不起,最后只能自己生闷气。

       王俊凯生日那天吴老板特意叫了一圈朋友给他庆祝,大家正喝到兴头那不长眼的男的居然又凑上来了,走路踉跄的样子一看就是已经喝大了,身边朋友一个也没劝住,径直往王俊凯这边来了。

       王俊凯看着那人脸色就变了,往里面挪了挪,半点也不想靠近。他人还没到近前嘴里就开始说胡话,一句“喜欢你”颠来倒去地说,最后见王俊凯实在没有意思,仗着酒劲就开始说下流话。

       吴老板示意其他人把他架走,转身吩咐底下的人以后再也不要放这个人进来。王俊凯兴致也被搅了,闷头灌下最后一口酒起身就走。

       “哥,我先回去了,我学校里……”话没说完就被人抓住了手臂,那人醉后力气大得很,挣脱了几个人就扑到了王俊凯面前。

       “你……你别……别不知好歹……你别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王俊凯一脸嫌恶地皱眉想把人推开,手还没碰到他旁边忽然蹿出一人狠抓住那人手腕,对着他肋骨处一击,趁那人吃痛之时掰开了他的手把人往边上狠狠一推,底下人赶忙接住拖着人扔出了酒吧。

       “多谢。”王俊凯打量着来人同他道谢。

       “不客气,我最见不得这种人了,要不是现在不方便,我真想把他揍一顿。”来人扯了扯衣摆,一脸的鄙夷。

       王俊凯还想开口,那人身后又冒出一个人来勾着他的肩,熟稔地冲着王俊凯后方打招呼。

       “吴老板,又见面了。怎么,我这兄弟给你们惹麻烦了?”他还转头上下打量了王俊凯一番,拍了拍那人的肩,“怎么回事?”

       “没什么,有人闹事,被他拦住了。”王俊凯开口解释,也不急着走了,“这位兄弟帮我解了围,要不一起坐下喝一杯?”他侧过身让了位置,那人看了看他身边兄弟一眼,他兄弟冲他点了点头,他才跟着王俊凯坐下。他兄弟倒是自来熟地坐到了吴老板身边。

       “陈先生,多谢你这兄弟帮我这弟弟解围。”吴老板和这位陈先生像是很熟,已经举着酒杯喝了个来回。

       这边王俊凯好奇地打量这位新朋友,与他碰了碰杯。

       “王俊凯,你叫我小凯也行。”

       “刘昊然。”

       “今天是我生日,刚才差点被那人扰了兴致,多亏你出手。”王俊凯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饮着杯中酒,看着刘昊然毫不在意地一口闷掉了手中的酒。

       “看你刚才那架势,练过啊?”王俊凯拿过酒瓶来,又给他满上了。

       “对,工作需要。”刘昊然也不拒绝。

       “那你能不能教我几招,我也好学着防身。”

       “没问题。”

       刘昊然竟也是个酒力不济的,这才三杯不到眼神已经迷糊了,王俊凯看着就想笑。他坐得离他又近了些,凑到人耳边说话。

       “我觉得里头有些闷,要不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啊。”刘昊然晕乎着站起来就往外走,王俊凯冲吴老板打了声招呼,吴老板还想说几句,就被一边的陈先生拦下了。

       “我兄弟,你放心。”说着又起身拍了拍他的手臂,“把人顾好了啊!去吧!”

       刘昊然也不知听没听清就点头,然后跟着王俊凯出去了。

       九月的夜晚已经有了凉意,王俊凯裹紧了身上的外套,不紧不慢地走在前面。酒吧离王俊凯的住处不远,但是王俊凯带着刘昊然在大街上绕了一大圈,偶尔回头和他说几句话,也就是问些他是做什么的,来酒吧干什么等等之类。

       快要绕回到王俊凯家小区的时候,他忽然拉住了刘昊然的手腕。

       “我突然想吃蛋糕了,你去那边蛋糕店里帮我买一块吧。”

       刘昊然愣愣地看着他,反应极慢地点了点头。

       王俊凯坐在街边长椅上,仰头看今夜的星空,嘴里小声数着一颗两颗。刘昊然拎着蛋糕盒跑回来,满脸歉意地同他解释因为时间太晚店里只有这一个小蛋糕的存货了。

       他也不是真的想吃蛋糕,只是好多年没有再像小时候在家一样好好地过一回吹蜡烛切蛋糕的生日了。他看着刘昊然把那个小蛋糕拿出来,插上了他问店家要来的一只生日蜡烛,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掏出打火机点上,才把蛋糕捧到他面前让他许愿。

       王俊凯也就真的对着蜡烛闭了眼,认真地许了愿,然后吹灭了蜡烛。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路边就着路灯的灯光吃完了这个小小的蛋糕。

       后来,刘昊然坚持把他送到了家楼下。

 

       刘昊然成了酒吧的常客。有时候一个人来,就坐在那点杯酒静静地听王俊凯唱歌。有时候陈先生也会一起来,不过陈先生总是要和吴老板商量事情,刘昊然还是自己寻个位置坐着听歌。

       其他人以为刘昊然也是来追王俊凯的,但是他俩都否认了,只说他们是朋友。

       陈先生入股了酒吧,和吴老板成了合伙人。正式入伙那天酒吧歇业,内部人员一起开了庆祝会,两位老板带上了各自的家属,大家热热闹闹地起哄玩闹。

       刘昊然不肯多喝,中途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回来之后拉着陈先生到一旁说了几句,两个人一起匆匆忙忙就走了。等王俊凯再见到刘昊然已经是两周之后,他躺在医院的病房里,浑身连着各种仪器,昏迷不醒。

       他蓦地想起他们初见那天,刘昊然出手时他注意到他腰间似是别着什么东西,后来落座时还特意拉下了衣服下摆。送他回家时他想留个联系方式,刘昊然却说他不方便。

       吴老板从一旁走过来,与他并肩站在病房外。

       “这小子身份特殊,上头没透露太多,我们也不能多说。不过他现在没有大碍,过两天就醒了。”

       “我知道了。”

       王俊凯还是照样在酒吧唱歌,白天回学校上课,再也没去看过刘昊然。

       陈先生后来来过一次,告诉他刘昊然已经康复,没多久就能出院了。他也只是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他从吴老板那里知道了刘昊然出院的日子,又从陈先生那里问得了刘昊然的住处,刘昊然出院回到自己家楼下,就看见有人站在那。

       “王俊凯?你怎么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你还答应要教我防身术呢,什么时候兑现?”

       “我……”

       “其实我第一次见面就挺喜欢你的,俗套的英雄救美套路,虽然我也不是什么美人吧,但我对你这英雄确实挺有意思的。”他上前两步,与刘昊然靠得近了些。

       “我这人干脆,还认死理,所以你受伤根本吓唬不到我,我也不会打退堂鼓的。”他又走近了,与刘昊然只隔着半步的距离,伸手掏出了他口袋里的手机,点开锁屏之后示意他解锁。

       刘昊然大概是被他这一番话说懵了,下意识就抬手解了锁屏。

       王俊凯翻出通讯录存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又点进他的微信加了自己好友,才把手机放回刘昊然手里。

       “所以我开门见山地说吧,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刘昊然动了动,握紧了手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王俊凯。

       “……美人都不怕了,英雄哪有退缩不前的道理。”

       ——END——

       小沐

       2018/9/1


评论(3)
热度(51)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