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牛鹿】命程(下)

        军阀混战,硝烟遍地。
        指挥前线战事的军官刚回到临时驻地,茶水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前线战报传来,敌军拼死反扑,竟将围攻的部队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大有突围的可能。军官放下茶盏,手指划过地图上部队进攻的路线,沉思了片刻,拿过搁在桌上的军帽又带着副官赶去前线督战。
         原本可以顺利结束的围攻战事因为敌方的垂死挣扎又陷入了焦灼,双方厮杀渐酣,个个都杀红了眼,炮火轰炸之后冲锋,敌方残余部队最终被引入包围圈全部歼灭。战场上没有胜利的喜悦,一片死寂,看着同胞们的尸骨,硝烟仍未散去的场地,士兵们只是默默地站起来,握着自己的武器,寻找同伴,或者互相搀扶着去医疗帐篷。
        和他们一起守在阵地的军官面容蒙了尘土,眼神里透露出一丝疲惫,在走出指挥室的时候又恢复了冷静坚毅。他命令副官负责清理战场,处理好战后事宜,自己开着军车返回了驻地指挥处。
        和下官整理好战况并向上级报告等待下一步指示,军官就离开办公室回了房间。他简单洗去一身风尘,坐到书桌前,随手翻了翻手边需要处理的文件,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起身翻出了上衣兜里的钥匙,弯腰打开了书桌下面锁着的柜子,露出了放在柜中的东西。
        几只小木盒,还有一张没有封面的唱片,唱片下面是一张军官和一位青年的合照。
        唱片是军官行军途中偶然得到的,收录的是早年一位不太出名的歌手的几首歌曲,发行量本就不多,如今四处打仗这些东西成了奢侈品,才让军官有机会得到。他想着这一仗结束回去把这唱片送给一个人做生日礼物,那人该是很高兴的。
        照片上的青年穿着一身长衫,儒雅书生模样,军官则是一身剪裁得体的定制西服,微侧身站着,仔细看能发现军官的手揽在少年的腰侧。吴亦凡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鹿晗的场景。
        那一年他还没有进入军队,父亲想让他收收性子就给他请了个教书先生来家里给他上课。鹿晗第一次上门的时候显得有些拘谨,客客气气的称呼自己“吴少爷”,他故意凑到人面前听人说话的时候鹿晗红了耳尖。吴亦凡看着对方比自己小一圈的身板,清秀的面容,灵动的眼睛,不小心就把收回的心思一股脑倾在了鹿晗身上。后来鹿晗对他的称呼变成了“亦凡少爷”,再后来就连少爷也不叫了,偶尔被惹恼的时候还会连名带姓的喊。
        吴父发觉自家儿子性子是收了回来,脾气也改了不少,倒是成天的和那个教书先生待在一起,稍微一查就发现了是怎么回事。他俩平时在府里还收敛些,出去的时候也不多避讳,外人看着是称兄道弟的好朋友,可吴父心里明白得很。再后来吴亦凡就被父亲丢进了军队磨炼,一年也跟人见不到几面,这一次是难得可以回去陪着鹿晗过生日。
        吴亦凡赶到家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一家人等着他开饭。父亲问了他几句部队的事,母亲则拉着他问部队的饮食住宿,有没有不习惯,有没有受伤。他心里记挂着鹿晗,大致应付了几句,吃完就放下碗筷,说了声“我还有事”拿着包便出门了。吴父看着他急匆匆奔出门的身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到鹿晗家门前停好车,他理了理衣服的下摆,上下看了看自己的衣着,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去车后座拿出礼物上前敲门。半天没有人应门,他退后几步看向二楼也没有看到光亮,心下纳闷以为莫不是都出门了还没回来。隔壁的大姐刚从街上回来就看见邻居家门前站着一位英俊挺拔的青年,看着有些眼熟,那青年还不住探头往里打量。
        “这位先生,你找谁?”
        “哦,你好,我找住在这里的鹿先生,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鹿先生啊,他不住这里啦,早两个月他就出国嘞,说是去哪个学校读书,最近不回来嘚,你不晓得啊?”
        “……出国啊……好的,谢谢您。”吴亦凡道过谢回身上了车。他摩挲着手里的唱片愣神,心里琢磨不出的难受滋味。
        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整理父亲的遗物,在书房发现了一份美国某名校的资料和一封没有署名只写着“我已在这里安顿”的信,他看着信上再熟悉不过的笔迹红了眼眶。
        这一程,生逢乱世,祖国家业,皆不由己。

        京郊某摄影棚。
        “来,这是最后一组单人照了啊,拍完就收工啦,大家加油!”摄影师招呼大家,化妆师最后上去整理造型就赶紧退出了镜头。
        这里在拍的是鹿晗最近要播出的电视剧的宣传海报,剧组几位主演都在,不过都没走等在化妆间准备给鹿晗的生日庆祝。这部剧说起来是去年拍的了,不过导演要求高,一个现代戏他也要求团队打磨后期,所以到今年才全部完成。演员们最近聚在一起跑宣传,虽然许久未见,不过当初组里都是一辈的年轻人,本就玩得来,平时不见面微信消息也不停,所以还是熟络得很,今天收工也不急着走等着吃鹿晗的生日蛋糕。
        “结束,收工!”调试完最后一个镜头,鹿晗凑到屏幕前和摄影师讨论效果,终于结束了拍摄。
        “谢谢!谢谢!大家辛苦了!辛苦了!”鹿晗带着笑和工作人员握手道别,对着现场的每一个方向说谢谢。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几位演员推着蛋糕车边唱生日祝歌边走进来,身边的工作人员也跟着拍手祝贺,鹿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你们真是费心了,还弄这么个阵仗,我说你们刚才怎么都在那墨迹着不走呢。”
        他走上前,朋友和同事团团围住他,蛋糕上的蜡烛火焰跳动了几下,仿佛应和着这个温暖的氛围。在娱乐圈闯荡这么多年,鹿晗似乎依旧还是当初那个从北京胡同里独身跑去韩国的少年,无畏勇敢,干净害羞,带着少年气,听到别人的夸赞会不好意思,收到别人的爱意会不知所措,但仍旧热情真挚地面对这个世界。
        鹿晗不知道说什么,只不停地开口道“谢谢”,身边的兄弟搂住他拍了拍他的肩,让他赶紧许愿吹蜡烛,他们还等着吃蛋糕呢。于是他双手合十,闭上眼,认认真真地对着蛋糕许下了今年的生日愿望,睁开眼一口气吹灭了蜡烛。大家一哄而笑,鹿晗开始一个个给他们分蛋糕,还对女演员开玩笑说“你们不是说控制身材不吃甜食今天怎么还惦记我这蛋糕?”最后他自己也只剩了一点,三口两口就吃完了,助理拿着空盒子去外面扔,鹿晗和几位演员又说了会话就各自散去了。
        回到住处的时候刚好饭点,助理跟他说了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安排就离开了。他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抱着手机窝在沙发里刷微博。今天吴亦凡结束节目录制飞北京,鹿晗看到了不少机场的照片。粉丝出图的速度很快,已经有不少高清发出来了,他一个个点开欣赏,墨镜,衬衣,九分裤,球鞋,一眼就看到了跟自己柜子里暗戳戳的同款,嘴角上翘,将图片点了保存。
        刷到没有什么新鲜的图和新闻之后,他又去了解了一下国家大事,然后听见了门锁转动的声音,不一会儿穿着同款的吴亦凡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你回来挺早,中午不是说可能要到晚上吗?”吴亦凡放下包,顺过茶几上的水杯灌了一大口水,在沙发上瘫了下来。
        “我业务水平高,工作高效呗,怎么,还想着给我惊喜啊。”鹿晗挪了挪屁股,往边上一躺,靠在了吴亦凡肩膀上,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玩手机。
        “想惊喜来着,没惊成啊!今天路上还堵,本来能早点到的。”吴亦凡呼噜了一把鹿晗的头发,准备起身去厨房,“你想吃什么?”
        “冰箱有菜你看着做吧,那不还有蛋糕嘛。”他瞥了一眼打一进门吴亦凡就没想藏着的蛋糕,也没感到意外。
        “行,时间也不早了。”他看着想大露一手的架势,实际上厨艺也就勉强,鹿晗这么些年倒也没嫌弃过他。想了想,为了自己的肚子,鹿晗还是后脚跟进厨房帮忙去了,不然他可能要等很久才能吃上饭。
        他俩在一起也有几个年头了,一起过生日也不是头一回,一开始还想着给对方惊喜,后来工作都忙,聚少离多,每年生日能一起吃顿饭就算好的了。狗仔倒是一直没消停,跟了他们好几年,奈何鹿晗这个老北京胡同里生养大,几次把跟着的人带着七拐八绕摸不清方向最后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住哪。吴亦凡满世界的到处跑,表面上待上海最多,来北京也一直忙工作,私底下没什么机会让人拍。绯闻出过不少,他们不想承认到最后也没辙,几次之后狗仔们也不太想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了。再说这两个人现在都是一等一的红人,资本捧着,粉丝护着,工作室也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直接律师解决,没几个人想跟自个儿过不去。
        “生日快乐!”玻璃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杯中的红酒晃了晃,映着灯光的亮泽。两个人相视一笑,仰头喝尽了杯中酒。
        有些事情,无须言语,你我皆明。这一程,终是盼得相知同归。
                                                                                         小沐
                                                                         2017/4/21

评论
热度(8)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