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浅

杂食,开坑唯心,墙头多,本命墙头拉郎多,间歇灵感产出各家

【昊凯】琐事记 1.1

       刘昊然端着喝空了的酒杯跌回座位,随手划开手机看见了未接来电,有些昏沉的头脑蓦地清醒,说着有事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起身离席。包厢门隔开了里面的觥筹交错,他左转右拐寻一处僻静,路上还和碰到的几位同行打了招呼。影视城的酒店就这么几家,今天又是年三十,除了还在这里拍戏的几个剧组来吃年夜饭,其余倒是过分冷清了。沿着过道走到底,他倚墙靠着,冷风从身边的玻璃门缝里钻进来,消散了他涌起的莫名情绪。

       把电话回拨了过去,响了一声就接通了,传来那头带着些兴奋的少年嗓音。“昊然,你下戏了吗?刚才没接我电话。”尾音压低拖长了些,生出撒娇的意味,还有点委屈。

       刘昊然听着就笑了,揉了揉眉心,语调里藏着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温柔:“今天的戏结束了,在和剧组吃年夜饭呢,刚才和导演他们喝酒去了没听见手机响,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小凯。”哪里舍得让你等,哪怕多一秒钟都不行。“小凯你在干嘛呢?”觉得有些冷,刘昊然紧了紧外套,换了个姿势,脑海里浮现出王俊凯裹着羽绒服扣着帽子,在冰天雪地里边扔雪球边喊冷的样子。

       “我们也在过节呢,还带着法国这边的工作人员一起玩,还挺有趣的。不过第一次在国外过年多少有点不习惯,昊然我跟你说啊……”王俊凯握着电话絮絮叨叨,早把自己几年前信誓旦旦说过的“我不唠叨啊”忘去了外太空。刘昊然踮了踮脚,不时应两句,耳边传来王俊凯说话间的喘气声,门外有隐约的爆竹声,被王俊凯兴奋的语气感染,恍惚以为自己身处巨大的幸福。

       那边远处有女声呼唤王俊凯的名字,甜腻腻地喊着哥哥召唤他一起去玩,王俊凯把手机拿远回答对方,再听电话时那边没了声响。“喂?昊然,你还在吗?”

       “我在。”刘昊然抓着手机的手有点僵,于是换了另一只手。原本幸福的泡沫“噗”地破掉,溅他一脸酸涩多情。他想起日间娱乐新闻看到的“王俊凯和剧组女主演前后奔赴法国拍摄,疑似交往中”的报道,想起上周王俊凯给他发消息说要去法国拍摄专辑宣传片,想起他开玩笑问王俊凯专辑MV里面有没有女主角王俊凯明确告诉他没有。刘昊然仿佛又置身于五年前王俊凯生日说自己有喜欢的人时的那种无力感,那个最终没能送出去的生日礼物一直待在他的背包最底层。

       左手握紧又松开,刘昊然扯出了一个笑容故作轻松,“我听到你的,咳嗯,女朋友在叫你,那你去玩吧,我这里聚餐也还没结束呢。”鬼使神差地说了女朋友的字眼,内心里有个声音在期盼他反驳,等他否认。可他听见那边传来的回答:“是呀,他们招呼我过去,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好好拍戏,还有,新年快乐!”王俊凯的祝福语调高昂,却半个字也没钻进刘昊然的心里。他抬起头,瞳孔里倒映出夜空亮起的烟花,越发落寞。

       “嗯,新年快乐,小凯!再见!”收起手机,他在门边站了一会,回头往包厢走去,身后落下拖得长长的倒影。

       王俊凯那边热闹得很,他堵着耳朵才勉强听清刘昊然那边的声音,最后的时候身后人都在欢呼,几句话他也只听到大概,想着回国后有机会见面可以再聊就说着祝福挂了电话。口袋里藏着一个小小的礼物盒,是王俊凯想送给刘昊然的礼物,上面有一句王俊凯很久之前就想对他说的话。只是他没想到,有些东西迟到了就有可能失去。

                                                                                                             小沐

                                                                                                   2017/5/30

【虐心系列再度来袭,我果然是后妈,无意间看到点东西就开了这么个虐虐的脑洞,心疼地抱住自己。不知道大家都吃粽子了没有,看完这个可能觉得什么都苦了(捂脸)。最后还是祝大家端午安康吧,笔芯~】


评论(3)
热度(23)

© 沐清浅 | Powered by LOFTER